東航失事客機駕駛艙話音記錄器已找到,搜救現場發現部分遺體殘骸

資訊     2022年03月24日

3月23日下午和晚間,「3·21」東航MU5735航空器飛行事故國家應急處置指揮部召開兩場新聞發布會,民航事故調查中心、東航雲南公司、廣西消防救援總隊相關負責人介紹了事故調查的最新進展。

據介紹,兩部飛行記錄器(黑匣子)中的一部已被找到,記錄器外觀破損嚴重,但存儲單元外觀相對較為完好,初步判定為駕駛艙語音記錄器(CVR),已被連夜送往北京進行解碼。

此外,搜救現場發現部分飛機殘骸和遺體殘骸。

一部黑匣子已送往北京民航專業機構進行解碼

廣西消防救援總隊總隊長鄭西在晚上的發布會上通報,截至23日19時,消防救援人員共搜尋區域面積4.6萬平方米,發現有部分飛機殘骸和遺體殘骸,已移交調查工作組。

今晚的發布會還通報,經過現場搜救武警官兵和事故調查人員的共同努力,23日16時30分左右,在事故現場主要撞擊點東南方向約20米處的表層泥土中發現了兩部飛行記錄器(黑匣子)中的一部,現場調查人員對記錄器進行了初步檢查,記錄器外觀破損嚴重,但存儲單元外觀相對較為完好,初步判定為駕駛艙話音記錄器(CVR)。

東航失事客機駕駛艙話音記錄器已找到,搜救現場發現部分遺體殘骸

2022年3月23日,廣西梧州藤縣,東航客機墜機核心區域尋獲失事客機第一部黑匣子。圖/IC photo(視頻截圖)

該黑匣子已被連夜送往北京的民航專業機構進行解碼。記錄器數據的下載和解碼需要一定時間,如果內部存儲單元出現損壞,則可能需要更長時間。

完成解碼後,將為分析判斷事故原因提供重要證據,接下來,調查人員將繼續全力搜尋另一部飛行數據記錄器(FDR),為還原整個事件經過提供更加全面的數據支持。

民航事故調查中心主任毛延峰在今天下午的發布會上介紹了飛行記錄器的相關情況。他表示,失事飛機裝有兩部美國honeywell公司生產的飛行記錄器,其中一部是飛行數據記錄器(FDR),安裝在客艙尾部,在發動機啟動時開始記錄,發動機停車後終止記錄,記錄時長約25小時,記錄參數約1000個,例如飛機的高度、速度、航向、俯仰角、滾轉角、垂直速度以及機組的操作(如駕駛盤杆量、油門)等重要參數。

另一部是駕駛艙話音記錄器(CVR),安裝在飛機的貨艙尾部,在飛機通電時開始記錄,斷電後停止記錄,可以記錄四個通道聲音,分別為機長通道、副駕駛通道、備用通道、環境通道聲音,記錄時長大約兩到三小時。

這兩個記錄器外表面都是橘黃色,顏色非常醒目,便於搜尋,且可以抵抗高過載衝擊撞擊,耐高溫、耐海水浸泡、耐飛機燃油和潤滑油的浸泡,不易損毀,可以在事故發生後幫助調查人員分析飛機狀態、機組操作情況以及駕駛艙中面臨的情況。

兩部記錄器都裝有水下定位信標,但該信標只能在水下發出超聲波信號,由專業的水下偵聽設備在水中接收信號,信號在水下的持續時間約一個月,接收距離大概在2-6公里。但是本次事故發生在陸地上,所以水下定位信標在本次搜尋中無法提供搜尋幫助。

一位不願具名的民航專家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駕駛艙話音記錄器的重要性在於它記錄下了空管與機組的最後一次通話的具體內容。他同時透露,該飛機在進入廣州區域管制中心後,管制人員曾對機組有過呼叫,但未得到機組回復。

今天(3月23日),「四川觀察」網絡視頻顯示,空管和附近機組曾接力呼叫MU5735。「東方5735,廣州叫你;南方7654,在120.35,幫忙再叫一下東方5735;東方5735,南方3764,121.5叫。」但均未得到MU5735機組的回覆。

毛延峰表示,飛機失事時,航路上天氣適航,無危險天氣。根據機組與空管單位地空通話記錄,該機自昆明起飛一直到在航路上突然下降高度之前,機組與空管單位均保持正常的通信聯繫。

技術狀況穩定正常,飛行員家庭情況都比較穩定

東航雲南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孫世英在上午的發布會上介紹,這架飛機於2015年6月22日引進,飛機維修一直嚴格按照技術方案實施,技術狀況穩定正常,飛機前序航班飛行正常。起飛前,飛機符合維修放行標準和適航要求,正常放行,飛行過程中地面監控情況也正常。

在3月22日新聞發布會上的信息顯示,事發飛機截至事故發生時共飛行8986架次,總計18239小時。業內人士表示,這表明該飛機在正常的生命周期。

今日晚間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該航班有三名飛行員,分別為1名機長和兩名副駕駛,其中第二位副駕駛是觀察員。

孫世英介紹,機長在2018年1月被聘為B737機型機長,飛行總經歷時間6709小時。第一副駕駛飛行總經歷時間31769小時。第二副駕駛飛行總經歷時間556小時。三位飛行員的飛行執照和健康證都在有效期內,健康狀況良好、飛行經歷完備,符合局方要求。從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幾位飛行員平時的表現也都是很好的,家庭情況也都比較穩定。

飛機在巡航階段突然下降高度,情形比較罕見

事發飛機的飛行狀態備受關注。毛延峰介紹,由於本次事故情形比較罕見,空管雷達顯示飛機是在巡航階段突然下降高度,且下降率很大,「我們希望能夠儘快找到機上兩部記錄器,也就是飛行數據記錄器和駕駛艙語音記錄器,送到專業實驗室進行解碼,這對梳理事故鏈條,還原和分析事故原因非常重要。」

巡航階段是飛行相對穩定的狀態,發生於巡航階段的事故並不是很多。2021年,波音公司發布一份對全球商用噴氣式飛機事故發生情況的統計報告。該報告顯示,2011年至2020年間,全球只有13%的致命商業事故發生在巡航階段,超過50%的致命事故發生最後進場或降落階段。

上述航空業內人士表示,昆明飛廣州航線中梧州是下降點,這一位置也可以認為是飛機從巡航轉為下降的臨界點。在下降過程中飛機需要尋求新的平衡、穩定,因此不排除有意外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