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資訊     2022年03月12日

俗話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朝代的更替帶來的不僅僅是人事變動,更有執政綱領的巨大轉變。而在大韓民國2022年總統大選即將於3月9日舉行之際,韓國最大在野黨總統候選人尹錫悅的首席外交顧問的「親美言論」,則讓身為鄰國的中朝兩國都加強了警惕,讓我們感到韓國朝野的「變天」。出於韓國對總統任期1屆5年不得連任的硬性規定,現任總統文在寅已任期屆滿無法繼續參與總統大選,這使得今年的大選充滿著懸念。但對中朝而言,國民力量候選人尹錫悅一旦成功當選,無疑將是朝鮮半島的災難。據德國之聲(DW)最新報道顯示,目前在韓國最具競爭力的前三位總統候選人,分別為共同民主黨的李在明、國民力量的尹錫悅,以及正義黨的沈相奵,其中韓國反對派領袖尹錫悅的政治主張最為激進,曾宣稱將在上任後「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在這樣的背景下,朝鮮領袖金正恩(Kim Jong-un)再次啟動彈道飛彈試射,就有著極為深刻的政治意義,既是對韓國國內以尹錫悅為首親美勢力的強力威懾,也是對美國為首霸權主義與強權政治的有力反制。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1、美國有意拉韓國入伙「亞洲小北約」,尹錫悅對此興趣滿滿。

全球戰略一盤棋,一直都是美國人通過保持各地區戰略平衡,來制衡中俄等老對手的慣用把戲。而為了實現本國重返亞太的野心,美國當局依然沒有放棄將韓國拉進其「亞洲小北約」勢力範圍的邪惡計劃,並通過炒作朝鮮半島問題來分散中俄的精力,進一步完善其「亞洲包圍圈」。然而,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自2017年美國在韓部署末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 (THAAD)以應對朝鮮不斷增加的飛彈威脅以來,韓、中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中方認為,該系統配置的雷達足能窺探中國領空,危及中國國家安全,並因此限制雙邊經濟、旅遊交往,給當時作為其最大貿易夥伴的韓國帶來重創,也間接導致了前總統朴槿惠(Park Geun-hye)的下台。在此背景下,作為接任者的文在寅(Moon Jae-in)總統於2017 年底做出了所謂的三「不」承諾,即不再部署薩德、不參與美國領導的全球飛彈防禦系統、不建立包括日本在內的三邊軍事聯盟,以求安撫中國,恢復雙邊關係正常化。但文在寅這一有助於穩定朝鮮半島局勢的正確決定,卻受到了國內反對派的強烈批評。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如今韓國新一輪總統大選在即,這一反對派的力量也有著明顯的抬頭趨勢。依照美國之聲(VOA)給出的最新報道顯示,韓國國民力量黨總統候選人尹錫悅(Yoon Suk-yeol)的首席外交顧問金星漢(Kim Sung-han)在首次接受外媒採訪時就曾表示,尹錫悅主張購買更多薩德飛彈系統可能會受到中國的經濟報復,但此舉能為「重置」緊張的韓中雙邊關係提供機會。最新民調顯示,尹錫悅目前選民支持率領先。金星漢透露,曾任總檢察長的尹錫悅不僅要求廢除此承諾,而且計劃增購一套薩德飛彈系統,部署於更靠近首爾的地方,與已部署在聖州郡(Seongju)東南部空軍基地的6套薩德系統互為犄角。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正所謂前車之鑑、後事之師,有了2017年的慘痛教訓,韓國當局本應延續文在寅時代正確的外交政策,但如今尹錫悅為首的反對派勢力卻想再度迎合美國印太戰略,公開與中、朝為敵,我們只能用記吃不記打、好了傷疤忘了疼來形容。對於此項「站隊」美國的決定,金星漢表示:「在某些領域,中國的經濟報復仍在繼續。增加部署一套薩德系統的費用可能高達 1.5 萬億韓元(12.6 億美元),很可能會導致中國實施新一輪經濟報復。但對我們來說,事關國家生死存亡,中國似乎沒有完全理解這一點。在文在寅為能尋求北京幫助改善朝韓關係而盲動之後,此舉是必須『矯正』的關係中的一個關鍵因素。」同時,這位高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2012-2013 年輕的副外相認為韓國在亞太事務上的「中立」會直接導致自身被「孤立」,並強調:「韓國應做出更多坦率的努力來促進相互尊重,而不能只是一個和善的鄰居。只要中國對薩德的誤解不除,(韓中雙邊)關係就將繼續停留在表面,而這會限制牢固的合作。尹錫悅政府將摒棄文在寅奉行的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模糊戰略,同時促進更定期的安全對話,確保薩德雷達不針對中國,因為模糊戰略只會導致加深誤解。為提高本國國防能力,尹錫悅還計劃擴大與核威懾聯盟的磋商、加強與美國和日本的三邊夥伴關係、參加美、澳、日、印『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最後,金星漢還補充說道,他的團隊正致力於設計一個路線圖,一旦朝鮮採取無核化措施,便能使其立即得到獎勵。他說:「我認為朝鮮不會回到新冠疫苗或食品供應的談判桌,因為,它根據自己明確的成本效益分析採取行動。我們意在發出一種信號,表明他們能得到明顯好處,可以很快達到他們可以獲得這些好處的階段,無論是取消制裁還是大規模經濟援助。」顯然,尹錫悅及其首席外交顧問金星漢是在為自身迎合美國打壓中朝的行為做辯護,但不論他們怎麼去美化自身行為,最終都會在中朝的聯合反制中自食其果。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2、朝鮮再度試射彈道飛彈,威懾韓國「親美份子」意圖明顯。

凡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在今年1月份進行了創紀錄的8次飛彈試驗後,朝鮮方面在整個2月都無動靜。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之所以要暫停試射,很多媒體認為是顧忌中朝兩國友誼,為中國2022年北京冬奧會營造良好政治氛圍。然而,就在西方媒體紛紛預測朝鮮即將於3月再度展開飛彈試射時,朝鮮果然「不負眾望」的於3月5日早晨向公海發射了一枚彈道飛彈,完成了今年以來的第9次飛彈試驗。對此,韓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指控朝鮮從事此類武器試驗危及韓國國家安全,並強調目前世界正處於一個「嚴峻時刻」,因為國際緊張局勢正因烏克蘭戰爭而加劇,而韓國總統又選舉在即。韓國軍方也表示,周六的飛彈從平壤附近地區向東發射,在最高560公里的高度飛行了約270公里後濺落海中。韓聯社援引一名軍方人士報道說,此枚飛彈類似於朝鮮一周前試射的飛行物。當時,專家們認為,這是一枚中程飛彈(MRBM),其射程約在2400至5550公里之間。相比之下,日本當局的反應則更為強烈,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Nobuo Kishi)還在5日當天表示:「平壤最新系列彈道飛彈試驗絕對不可接受,朝鮮此舉威脅日本及國際社會的和平與安全。」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而在美國國家情報局(DNI)本周一(3月7日)發布的年度全球威脅評估報告中,還著重強調:「今年1月,朝鮮開始為緊張局勢的升級奠定基礎,這可能包括今年的洲際彈道飛彈或可能的核試驗--平壤自2017年以來一直沒有採取過這些行動。因此,朝鮮(北韓)的飛彈發射可能是為今年進行2017年以來首次恢復洲際彈道飛彈與核彈試驗做準備。飛行試驗是朝鮮為擴大飛彈系統數量和類型所作努力的一部分,這些飛彈系統能夠將核彈頭髮射到美國全境。」同時,美國詹姆斯馬丁核不擴散研究中心(CNS)的專家也於8日表示:「商業衛星圖像顯示,朝鮮豐溪里核試驗場出現施工活動,為2018年關閉以來首見。朝鮮寧邊的主要核反應堆設施似乎在全面運轉,有可能為核武器製造更多燃料。」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那麼,朝鮮方面為何要在飛彈試射工作上如此樂此不疲、孜孜不倦呢?說到底,這還是與中俄朝目前所處的國際形勢有關。雖然在表面上,朝鮮的飛彈試射一定程度上加劇了朝鮮半島局勢的升溫,但在中國台海、烏俄局勢被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幅炒作的風口浪尖下,此舉的確有助於減輕中俄雙方的壓力,使得日韓兩國不都不在追隨美國反華抗俄的道路上「三思而後行」。而西方的專家們也猜測,朝鮮很有可能利用烏克蘭衝突向美國加大施壓,迫使美方提出新談判的具體建議。華盛頓和平壤之間的核談判已停滯3年,朝鮮指控美國對朝實施敵對政策,並一直期望將其拉回到談判桌上。在美國當局正因烏克蘭局勢而焦頭爛額之際,飛彈的試射將為其提供更多與「世界霸主」談判的政治籌碼。依照CNS專家在報告中給出的資料顯示,除了朝鮮新型彈道飛彈的試射,自周五(3月4日)起衛星圖像中就呈現出朝鮮在核試驗場的初步活動跡象,包括興建一座新的建築物、修復另一座建築物、以及可能是一些木材和施工材料。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對此,CNS專家指出:「豐溪里的變化是最近幾天的事,現在還很難斷定究竟在建造什麼或出於何種動機。而這些建造和維修工作表明,朝鮮已對這座試驗場的狀況做出一些決定。一種可能性是,朝鮮計劃使豐溪里試驗場回復到可運作狀態,以便恢覆核爆炸試驗,雖然這可能需要數月甚至數年時間才能讓豐溪里有條件進行新的核試驗,具體要看隧道本身的損壞程度。當然,朝鮮也有可能在另一個地方恢覆核試驗。」事實證明,不論朝鮮是否真正具有了核彈頭的遠程投放能力,以美國為首的「亞洲小北約」都不願「以身試法」,來侵犯一個擁有潛在核打擊能力的亞洲國家、即便這些飛彈並未裝載任何核彈頭,但其威懾力已經足已令美國「認慫」、改變在韓國本土部署「薩德」飛彈系統的態度。倘若韓國再次重蹈2017年的覆轍,這些軍事設施無疑將成為中朝聯合「打擊」的目標,不但起不到保護韓國的作用,反倒會將其拖進戰爭的深淵。

拉近韓美距離,重置對華關係?韓國大選開始:反對派領袖「玩火」

韓國反對派領袖剛要走親美路線,朝鮮就再次試射了彈道飛彈。目前,與文在寅同為共同民主黨成員的進步派人士李在明正與保守派人士尹錫悅激烈爭奪總統寶座。究竟誰會當選,將直接決定文在寅大部分外交政策方針的去留。對此,《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認為,隨著新舊聯盟的強化,韓國的外交政策取向會影響由美國牽頭的整個亞太地區對抗中俄行動的團結程度,以及可以對金正恩政權施加多大的壓力。與李在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尹錫悅已承諾上台後將對朝鮮更強硬,與美國更親密。而朝鮮在韓國新一輪總統大選之際再次試射飛彈,也是在用實際行動威懾那些膽敢利用朝鮮局勢來迎合美國印太戰略的「親美份子」,這其中就包括了大選之前就已對拜登政府「斜肩諂媚」的尹錫悅等人。在韓國的戰時指揮權依然在美國手中的當下,拜登政府完全有可能通過引燃韓朝問題,在朝鮮半島再次掀起一場韓戰,屆時中俄兩國也將為了本國國家安全被迫介入其中。倘若美國實現這一邪惡計劃,俄羅斯將不得不在烏克蘭危機懸而未決的情況下在東、西兩線作戰,而韓國也無疑會成為烏克蘭一樣的存在,淪為美國實現其重返亞太計劃的政治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