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軍事     2022年03月03日

前言:中國空軍從50年代到90年代都是以晝間輕型殲擊機作為防空主力,由於缺乏技術,中國一直無法跟上美國於60年代開始的中程空戰革命,一直到引進蘇--27殲擊機之後,中國空軍的理論和戰術才開始向中距空戰能力轉變,蘇--27殲擊機對中國空軍而言是一場裝備體系和空戰能力的巨大的變革,本文全景回顧中國空軍人員如何艱難的把蘇--27殲擊機弄回來的往事。

一:起步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在新中國成立之前,中國根本沒有什麼航空工業,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國航空工業蘇聯的幫助下在較短的時間就自行生產出米格-17殲擊機,掌握噴氣式殲擊機生產能力後蘇聯又幫助生產米格19超音速殲擊機,使中國成為亞洲第一個掌握生產超音速殲擊機的國家,隨著中蘇交惡,中國的國防工業幾乎完全停頓,儘管如此,蘇聯還是向中國轉讓米格-21殲擊機和圖-16轟炸機生產技術,但一直到80年代中期中國航空工業才完全掌握這兩種飛機的生產技術,在這二十多年中,中國空軍只能不停生產過時淘汰的殲6飛機,最新仿製的殲-7殲擊機還是50年代的產物,而且質量不過關還沒有大批量生產,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80年代中期,中國從外國購得了二手的米格-2IMF和米格-23MS殲擊機試圖仿製,結果發現複雜程度超過了中方技術人員的想像,好不容易才從中學到點技術搞成殲-7C/D和殲-8I殲擊機。這個時期的中國空軍作戰效能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80年代中國空軍的主要假想敵是蘇聯空軍圖一22「眼罩」超音速轟炸機,在在中蘇邊境,中國空軍主要作戰飛機是使用機炮的殲-6殲擊機,這種殲擊機操縱性不好,缺乏導航系統,缺少機載雷達,根本追不上利用複雜氣象條件入侵黃河以北地區的圖一22「眼罩」超音速轟炸機,更加別說更先進的圖一22M「逆火"轟炸機,

1975年,中國開始把目光轉向西方,中國軍方代表團前往法國達索公司參觀了即將停產的幻影IC殲擊機,仔細考察後發現幻影IC殲擊機對中國空軍具有劃時代意義,現役的殲-6殲擊機即使攜帶霹靂-2空空飛彈也很難在雲層中使用,只有少量殲-5甲殲擊機配備霹靂-1無線電制導飛彈可以對付惡劣氣象,幻影IE戰鬥機空戰能力和對地攻擊能力遠高於中國的殲-6殲擊機和強-5型強擊機,而且配上半主動雷達空空飛彈還能攔截「逆火」等超音速轟炸機,徹底解決困擾中國空軍的前半球和遠程空戰問題,因此中國決定引進120架,這引起了美國的關注,美國試圖勸說法國政府但無果,卻因蘇聯駐法武官弗拉季米爾.庫利克被法國情報機關在他皮包搜出法國戰機圖紙而中國軍方主動放棄了,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到了80年代,美國政客因為中國對越自衛反擊戰興奮不已,開始興致勃勃討論讓中國加入北約,把冷戰的戰略前沿推進到中蘇邊境,減輕西歐的壓力,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威廉.佩里認為由西方武裝的中國軍隊將形成對華沙條約組織集團的巨大優勢,於是開始熱情地向中國推銷美式武器,威廉.佩里制定了一個「大武庫"方案,五角大樓起草了一份長長的清單,近乎無償的方式向中國提供預警機、電子偵察機、空中加油機,大型運輸機、防空飛彈系統以及坦克和火炮修理廠,同時美國還將幫助中國建立大型武器儲備基地,一旦美蘇爆發大規模戰爭,美國士兵就可在最短的時間內空運送到中國領取儲備在儲備基地的武器投入作戰,同時而使用美製武器的中國軍隊則在美國人的指揮下參與作戰,

佩里特別指出應該幫助成都飛機製造廠成為F-16飛機的生產基地,這樣美軍就不用擔心後勤和戰損飛機的修理問題了,但中國政府斷然拒絕了這個半殖民地性質的建議。這個舉動對蘇聯決心改善中蘇關係起到積極的作用,1986年,中國空軍代表團在得到法國政府同意向中國提供幻影2000C殲擊機用於評估後歸國,得到消息的蘇聯人邀請代表團歸國途中訪問莫斯科,代表團抵達後,負責接待的蘇聯空軍中將馬羅科夫直截了當地提出願意向中國出售米格-23MLD截擊機和米格-29殲擊機,只要中國願意,蘇聯還向幫助中國建立米格一29殲擊機生產線,馬羅科夫中將代表團參觀了庫賓卡空軍航空技術裝備展示中心的米格一29殲擊機,讓代表團親自坐進座艙感受的米格一29殲擊機性能,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在中國空軍代表團離開後,原遠東軍區司令亞佐夫大將極為驚訝,親自打電話給總參謀長謝爾蓋.費奧多羅維奇阿赫羅梅耶夫元帥詢問,才知道這是這戈巴契夫策劃的「米格外交」,以打開兩國關係的新局面,消息靈敏的里根政府立即派國防部長溫伯格前往中國勸說中國停止與蘇聯的軍事合作,並幫助中國改進殲-8殲擊機,90年末中蘇和解和中美交惡後,一方面蘇聯經濟越來越差,除了原料之外只有武器裝備可供出口,願意提供任何中國需要的先進技術和裝備,一方面劉華清認為西方軍事技術價格太高又極力推銷不合時宜的有限武器,在美國禁止與中國合作,中止了改進殲-8殲擊機的「和平典範」計劃兩個月之後,劉華清召集科工委、空軍司令部、航空航天工業部和電子產品部的負責人開會,決定航空採購方向全面轉向蘇聯。

二:蘇-27的購買過程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隨後航空航天工業部部長到蘇聯訪問,認為蘇聯航空水平與美國相當,對中國友好和開放,提出了利用機會獲得先進技術的建議,1990年3月,國防科工委也訪問蘇聯研究購買武器和技術的可行性,1990年4月中蘇成立了一個航空航天工業合作工作組,蘇方組長是國家軍事工業委員會主席別洛烏索夫,中方組長是劉華清,1990年5月3日,劉華清訪問蘇聯,目的是購買蘇聯飛機的可行性,劉華清提出以貨易貨的談判草案,並和別洛烏索夫簽署了第一次會議紀要,劉華清詳細了解了蘇-27和米格-29飛機的性能,蘇-27給他留下了強烈印象,在離開莫斯科前夕別洛烏索夫告訴劉華清蘇聯原則上同意向中國提供蘇-27飛機,此後,軍委批准這項採購,而且是既要飛機也要發動機,更加要技術,

1990年6月,中國正式成立906工程,到了8月,總參裝備部部長賀鵬飛帶一個代表團訪蘇以搞清蘇-27的技術情況,認為蘇-27超過1000公里的作戰半徑對疆域遼闊的中國很有用,而且蘇-27的AL-31渦扇發動機對解決自行研製的殲-10戰鬥機缺乏配套的航空發動機問題,但蘇方對蘇-27出口態度含糊,更希望岀售米格-29,中方堅持要蘇-27,直到1990年10月蘇聯才同意就出口蘇-27舉行談判,談判的保密工作非常嚴格,俄方參與談判的是對外經濟聯絡部,負責人是副部長格里申上將,負責執行的是對外經濟聯絡部工程總局,中方參與談判的是軍委總部、計委、財政,外交,經貿部,科工委及軍兵種、國防工業部門,負責人是總參裝備部部長賀鵬飛少將,負責執行的是總參裝備部下屬的軍事裝備技術合作局,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蘇聯的軍火出口和西方不同,西方都是先簽署合同再報政府批准,而蘇聯要求先簽署政府協議再談判具體合同,一開始是賀鵬飛與格里申談,後來由工程總局副局長米羅諾夫和軍事裝備技術合作局副局長陳洪生談,內容包括項目金額,價格、數量,經過兩輪談判,談判期間中方每天加班,每天三餐伙食費只有1.2元,餓得到處找吃的,協議談定後,空軍印刷廠用了一天一夜校對、鉛印正式文本,1990年12月28日,賀鵬飛和格里申在中國大飯店簽訂了採購24架蘇-27飛機、武器彈藥及配套輔助設備的協議,1991年春節前夕,賀鵬飛,陳洪生,906辦主任馬慶華,總參裝備部空軍局局長傅鎮國,空軍副參謀長葛文塘,空軍副司令員林虎、空軍裝備部部長叢日剛赴蘇進行蘇-27飛機的最終簽約,談判人分成合同組和技術附件組,分別負責商務合同的談判和武器彈藥,輔助設備及培訓談判,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格里申上將有大國沙文老大哥的味道,十分難纏,談協議時中方想加上「平等互利",格里申說不是互利是援助,賀鵬飛說這是買賣,不是援助雙方為了這兩個字爭了兩個小時,最後格里申才同意寫上「平等互利」。價格談判時蘇方只提了個簡要總報價,保障設備.彈藥、零備件沒有分項報價,中方要求分列單價逐項核實,在支付貨款條款上蘇方要單據付款,這種單據在國際上超過21天就會無效,但蘇方又在合同上寫超過21天有效,陳洪生認為是自相矛盾,建議此條款拆成兩段,關於支付蘇方不要美元,而要特別提款權,中方認為特別提款權變數大,對我不利,操作複雜,沒有必要,蘇方最後同意放棄特別提款權,在制訂驗收條款時中方提出編列驗收大綱挑選一部分指標驗證,蘇方說所有指標都可以驗收,不需要什麼大綱,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在制訂質保期條款時,蘇方質保期是十二個月,中方要十八個月,蘇方同意了,中方又擔心部分零件是庫存的,要求零備件原出廠保證期的不少於75%",蘇方也同意了,但中方後悔了,因為如果零備件出廠質保期只有18個月,75%則短於18個月,又要求改回原來的條文,在制訂仲裁條款時,中方要求加進國際仲裁,蘇方認為這是機密合同,出現爭執也沒人仲裁,中方認為有理,沒有加入仲裁條款,雙方經過一個月的通宵達旦加班加點的談判,基本上形成了合同文本,簽約前賀鵬飛、林虎、葛文墉等人還一頁一頁的審閱了草案和附件,1991年3月4日,雙方簽下高達14億美元的協議,其中35%貨款,即5億美元是由由總參裝備部用軍貿賺的現匯支付,其他65%由國家給蘇聯緊缺的服裝鞋帽、暖水瓶,藉此東風,保利科技公司還順手向蘇聯出口了豬肉、牛肉、茶葉等民用產品,反賺了100多億人民幣,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購買24架蘇-27項目安排後,經過各種努力,擠出了部分經費。恰巧這時蘇霍伊設計局局長西蒙諾夫來找我們,說設計局自己有現成的蘇-27飛機,很想賣給我們,價格和條件可以優惠。當時我們急於拿到現成的飛機,而且與蘇局直接合作也有利於技術引進,經報批後又向蘇局買了兩架雙座的蘇-27UBK教練機。在談判中,我提出這兩架飛機不是全新的,價格必須低於新飛機,對方表示可以多送我們幾台AL-31發動機和零部件,這使我們很滿意。簽完合同不久,1992年5月30日,蘇霍伊設計局提供的兩架蘇-27在蕪湖交付,何其宗副總長、賀鵬飛,賀平和我們都去蕪湖接機。2005年我去俄羅斯訪問時,西蒙諾夫老局長已去世,蘇霍伊設計局副局長、蘇-27項目總師科內舍夫請我吃飯時滿懷真情地說,那時蘇霍伊設計局已6個月沒發工資,我們買他們兩架蘇-27當時就是救了他們的命。

三:蘇-27回國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合同簽署後,蘇聯貨輪首先運來的飛機地面保障設備,但到達上海錨地後蘇聯貨輪不允許中國引水員登船接管控制權,必須是蘇聯駐華武官首先登船,貨輪與港務局僵持大半天,906辦主任馬慶華直接找到上海市長,最後協調由蘇聯武官和引水員同時登船才解決麻煩,接著總裝備部馬宙光大校被任命為駐蘇聯項目代表,剛到到4天莫斯科就陷入一片混亂,軍隊包圍俄羅斯議會大廈,戈巴契夫不知所蹤,馬宙光大校被困在和平飯店和大使館失去了聯繫,劉華清也被迫取消了來莫斯科參加會議的行程,馬宙光大校被迫留在了莫斯科,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外交部因為他沒有備案,不承認他是外交官身份,馬宙光大校沒有辦公室、公寓、汽車和電話,找房子就花了好幾個月,當時他只有200多美元工資,國際長途電話是1分鐘8美元,連電話都打不起,申請要求安裝民用電話被沒有身份為由多次拒絕,一波三折後趁主管科長感冒送中國感冒沖劑才安裝了電話,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馬宙光大校一直到1992年上半年才恢復與俄方接觸,中方十分擔心俄羅斯是否執行蘇聯的合同,俄方表示會繼續執行,但有很多零配件廠家分布在多個獨立國協國家,需時間協調,蘇-27有一種使用量很小的特殊潤滑油,始終無法交貨,馬宙光天天去催發貨,負責供應的蘇聯石化公司始終不配合,等他們發貨後,馬宙光也故意拖延不付款,這下輪到蘇聯石化公司天天堵在大使館催促付款,最後對承認錯誤並成為了好朋友。期間因為蘇霍伊設計局已經6個月沒發工資,局長西蒙諾夫直接上門很想把局裡現成的蘇-27飛機以優惠價格賣給中國,陳洪生經報批後同意又買兩架蘇-27UBK教練機,但提出飛機不是全新的,要壓價,西蒙諾夫表示可以多送幾台AL-31發動機和零部件,雙方就達成了協議,這兩架蘇-27於1992年5月30日交付了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1992年7月,馬宙光帶領3名空軍第三師師長張建平和兩名大隊長乘坐伊爾-76貨機飛赴沃洛尼日裝載蘇-27的隨機備品備件和文件手冊,然後我們乘該機飛赴距離蒙古30公里的德日達空軍基地,7架新生產的蘇-27SK戰鬥機和3架蘇-27UBK雙座戰鬥教練機也已經從共青城和伊爾庫茨克飛抵德日達空軍基地,8月4日早上5點,按計劃,空三師3名飛行員搭乘蘇-27UBK雙座戰鬥教練機回國,運送隨機零備件和保障設備的伊爾-76運輸機隨行,飛機起飛一小時後又飛了回來,原因是蒙古稱沒有通報拒絕過境,最後俄羅斯向蒙古交了20萬美元過境費蒙古才同意放行,隔兩天再決定起飛時因為誤會又沒做好起飛準備,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第三次終於成功起飛,機群起飛前基地司令交代飛行員不能亂飛,結果飛行員起飛時就提早滑跑300~400米起飛了,而且也沒按預定時間飛行,結果趕在北京趕來的空軍領導專機抵達前就到了蕪湖上空,蕪湖機場塔台不允許他們降落,先期抵達的俄國人到塔台強行指揮蘇-27降落,而且採用雙機同時降落方式降落,然後列隊迎接專機,中國空軍領導們雖然惱火但也沒辦法,俄羅斯的卡拉奧格拉諾夫少將當場拿出現全,給參加轉場的30多個俄羅斯人和三個中國飛行員和一個翻譯每人發2000美元獎金,中方也想發點,但林虎副司令說那麼多俄國人還是算了,

四:引進蘇-27生產技術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蘇-27交付後,中國空軍進行了一系列試用,除了發動機壽命短了點還是挺滿意的,特別是R-27空空飛彈在60公里外就擊落靶機是中國空軍以前難以做到的,然而只有區區26架是無法提升空軍整體水平的,引進生產技術開始提上日程,這時俄羅斯經濟陷入低谷,什麼軍工技術都肯低價大甩賣,1993年,國防科工委負責成立「934工程,專們負責引進俄羅斯軍工技術,在確定引進蘇-27生產技術前,國防科工委計劃部副部長謝名苞少將專門去伊爾庫茨克和共青城考察了蘇-27生產線,現生產設備很新很先進,但是沒有生產,連設計師都在廠區打掃衛生,談判於1995年正式啟動,談判相當順利,爭論的核心是轉讓生產許可證,主要包括轉讓飛機生產線和發動機大修線許可證、生產規模、各種散件的供應數量、雙方的義務責任等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作為俄方首席代表的俄武器出口公司總經理特里森認為中國根本不可能5年內生產出蘇-27,中方認為拚命干5年絕無問題,最終於說服了特里森,但到了莫斯科,又碰上了難纏的格里申中將,原來確定的生產數量、所需時間、具體技術等協議被他擱置,全部從頭談起,格里申中將想把5年到7年,最重要的中方預計購買15架散件就可以運轉生產線,格里申要求70~80架,這關係到成本和效益,中方堅決不讓步,雙方談了半個月,雙方才達成協議,與之前談好的沒什麼改變,談完技術問題,最後就是談總價和付款方式了,雙方都不肯退讓,直到俄方回國的最後一天還沒達成協議,早晨8點俄方回國前最後一輪會談還是疆局,10點俄方30多名人員上了汽車,準備去機場乘12點起飛的專機,

付了5億美元,賺回百億人民幣,回顧中國購買蘇27殲擊機全過程

雙方都急了,謝名苞少將不斷得到俄方人員已上機的消息,俄方人員不斷與還在談判室里的格里申耳語,格里申還是很淡定,謝名苞少將著急了,但想再堅持幾分鐘,接近12點,謝名苞少將得到俄方人員又把行李卸下來飛機的消息,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格里申這才說定留下繼續談判,下午4時雙方繼續談判,格里申主動提出決定轉讓蘇-27技術資料、圖紙、工裝、製造工藝和加工設備共數百項生產技術,但不包括發動機,生產線設備有些是俄羅斯生產線上拆的,有些是中國已有的,有些另行採購的,生產線先採用高散件打通總裝線,再用中散件打通裝配線,然後用低散件打通生產線,最後用原材料打通零件製造線,全程由俄方提供技術支援,1996年協議簽署後執行很順利,俄方完全按合同提供設備、圖紙資料和專家技術支援,但有圖紙資料出現錯誤,中方提出後俄方都能立刻重新提供,和預期一樣,5年後首架國產蘇-27戰鬥機就下線了。

五:結語

三十年彈指一揮間,參與中國引進蘇-27戰鬥機的大多數中俄當事人均已過世,沒有過世的也八九十歲了,但他們所經歷的苦辣酸甜為今日強大的中國空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通過引進蘇-27戰鬥機,中國航空工業收穫頗豐,極大提升了科研生產水平,從此一飛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