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軍事     2022年03月03日

前言:作為蘇聯解體後第二大蘇聯國防工業遺產繼承者,烏克蘭的軍工實力一度強到世界第三,中國也曾經獲益良多,但隨著烏克蘭全面倒向美國,中國與烏克蘭也從朋友成了冤家。

一:強大的烏克蘭的軍事工業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烏克蘭在獨立前,蘇聯在烏克蘭共有3590餘家生產軍品的軍工企業,其中有750家工廠,139個科研院所,205個聯合體是專業的軍工企業,軍事工業員工達300萬人,共占據了蘇聯35%的軍工企業和1/3的航空、航天工業,蘇聯最重要的飛彈企業--南方機械製造廠就位於烏克蘭東部第聶伯彼得洛夫斯克市,這家軍工企業生產了蘇聯時期40%的戰略飛彈,60%的地對空飛彈,,如SS-18「撒旦"洲際彈道飛彈、SS-24洲際彈道飛彈,S-300防空飛彈系統,烏克蘭也擁有蘇聯最重要的運輸機研製單位-安東諾夫實驗設計局,生產世界上運載能力最強的安124、安225重型運輸機,烏克蘭的航空工業發動機也相當重要,擁有「進步"發動機設計局.「基輔國家飛機廠和馬達-西奇股份公司,其中蘇聯近80%的直升機發動機零部件是馬達-西奇公司提供的,烏克蘭是蘇聯最大的造船工業基地,原蘇聯的6大造船廠中烏克蘭繼承了3個,黑海造船廠是蘇聯時代唯一的航母建造企業,在艦船製造領域獨領風騷,61公社社員造船廠是「光榮」級巡洋艦的建造廠家,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黑海還是蘇聯海軍的武器試驗場和海軍航空兵訓練場,很多高新武器都是在黑海測試的,因此烏克蘭積累了大量技術經驗,設計T34、T72和T-80等經典坦克的莫洛佐夫機械製造設計局也在烏克蘭的哈爾科夫,哈爾科夫坦克廠還是蘇聯三大坦克廠之一。雖然烏克蘭的在飛彈、船舶、地面和航空武器等產業擁有相當的實力,但烏克蘭獨立以後,沒有了蘇軍和東歐各國的採購,烏克蘭拿不出預算來支撐這筆巨大的蘇聯的軍遺產,自己也消化不了巨大的產能,軍工企業只能靠幫外國維修蘇制裝備,以及出售蘇聯遺留舊貨維持生計,1992年,烏克蘭計劃投資20億美元將400多家軍工企業轉為生產農用機械、食品、醫療設備和日用品,但實際只投了6.56億美元,1994年起軍工企業得到國家財政撥款被削減了90%,連勉強維持生存能力都失去了,1997年,烏克蘭解散或關閉550個國防企業和設計局,減少了七分之六的工作崗位,造船工業從業人員減少了一半,國防企業僅剩143家,軍品生產從35%降到6%,這134家企業整合成航空製造與修理,高精度武器及彈藥,裝甲機動車輛、工程技術,造船與海洋工程,電子系統5大戰略板塊,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蘇聯軍事工業布局是一個龐大的分工協作綜合體,這一體系造成了每個加盟共和國都有科研、設計、試驗和生產等的工業體系,一件武器的零配件來自不同的加盟共和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尤其是俄羅斯和烏克蘭,雙方有合作的企業有1330家和7000~8000個產品,近一半的烏克蘭軍工企業是專為俄羅斯生產零部件的,如俄羅斯需要烏克蘭幫助延壽南方機械製造廠製造的SS-18「撒旦"洲際彈道飛彈,需要馬達西奇公司為「卡莫夫」和「米里」系列直升機提供發動機,需要「曙光」機械設計科研生產聯合體為俄羅斯海軍製造的艦船燃氣提供輪機,而俄羅斯又反向烏克蘭提供了70%的烏克蘭武器配套零部件,沒有俄羅斯許多系統總成和部件配套的供貨,烏克蘭幾乎無法獨立生產一件成品,烏克蘭更精於製造而非設計,很多蘇聯時期的軍用產品智慧財產權都在俄羅斯,烏克蘭並沒有許可證生產,

二:烏克蘭的軍事工業的沒落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90年代初期烏克蘭軍事工業與俄羅斯的關係尚好,1997年以後,俄羅斯、烏克蘭的軍事工業重新進行了整合,基本上恢復了原有的合作關係,烏克蘭生產的零部件最大的出口市場是俄羅斯以及與使用俄羅斯武器有關的國家,烏克蘭還是俄羅斯戰鬥機、運輸機直升機維修的重鎮,大多數俄羅斯戰鬥機的維修工廠都在烏克蘭,而隨著俄羅斯軍事出口的好轉,隨後烏克蘭的零部件生產工廠也開始逐步走向正軌,從2008年開始,俄烏關係開始不斷惡化,到2014東部戰爭開始俄烏相互軍事制裁,烏克蘭的軍事工業界以自殺來換取俄羅斯武器零部件的短缺,俄羅斯開始積極重組工業體系,重新建立新企業替代烏克蘭在原蘇聯體系中的位置,如俄羅斯自己研製生產S-400防空反導系統、「白楊」M洲際飛彈和「布拉瓦」潛射彈道飛彈等新型飛彈,擺脫對烏克蘭飛彈工業企業的依賴。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俄羅斯還暫停了安東諾夫設計局設計的安-148客機合作項目,拒絕採購烏克蘭尼古拉耶夫造船廠1993年10月停止建造的「烏克蘭」號巡洋艦,俄羅斯研製的卡-60直升機也拒絕配裝馬達西奇公司生產的發動機,自行在聖彼得堡加特切納工廠生產馬達西奇公司的TB3-117BMA-CBM1B和BK-2500發動機,俄羅斯蘇霍伊超級噴氣機-100客機寧願安裝每小時耗油2296公斤法國發動機也不買而烏克蘭的每小時耗油1968公斤的發動機,曾經參與生產C-300防空飛彈發射系統和雷達部分的第聶伯機械製造廠不能參與生產最新的C-400防空飛彈,「南方」設計局研製的SS-24鐵路機動洲際飛彈也被莫斯科熱動力研究所研製的鐵路機動飛彈系統取代,「阿爾特姆」國有控股公司生產的P-77中距空空飛彈俄羅斯也開始自行生產,俄「信息衛星系統」開放式股份公司「飛行」生產聯盟和「進步」設計局都拒絕與烏克蘭繼續合作。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於是烏克蘭想與西方國家合作,如「南方"設計局和「南方機械製造廠」利用俄戰略火箭部隊飛彈的部分技術參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金牛座」2運載火箭項目,又如與法國合作製造直升機,A--400M運輸機,與德國STN阿特拉斯公司聯合研製水聲設備均在西方的戲弄下失敗,原因是歐洲得到烏克蘭技術文件後就翻版烏克蘭方案,並阻礙烏俄聯合設計的安-70進入世界市場,至今烏克蘭與北約也沒有--個成功的合作項目,不過烏克蘭賣蘇聯時代的武器還是可以的,烏克蘭2004~2007年出口額是16億美元,2011年更達到40億美元,一度是世界前十名的武器出口國,最大的銷售地區是非洲和南美洲,美國和德國是烏克蘭輕武器的最大買家,僅美國就進口了143000支步槍和15500支手槍,泰國和巴基斯坦是烏克蘭坦克的大買家,

三:中國與烏克蘭的軍事合作友好時期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中國與烏克蘭的軍事合作開始於1992年,90年代烏克蘭開始學習西方改革軍事工業,希望提高企業的私人化程度,這導致各利益集團爭搶這塊「大肥肉」,各軍工企業之間形成惡性競爭,軍事工業界的專家出走、流失現象嚴重,削弱了生產實力,各企業不得不放棄出口成品,改為出口短期收益高卻難以持久的技術,而且獨立後的烏克蘭經濟崩潰,政府在經濟利益驅使下不願干預武器出口,這對當時的中國來說價值極大,1991年中國在引進蘇-27殲擊機後,俄羅斯並沒有轉讓蘇-27殲擊機配套武器的技術,蘇-27配備的R-27R半主動雷達制導空空飛彈半主動雷達引導頭是基輔雷達廠設計的,中國就向烏克蘭引進9B1103M和19B1348主動雷達導引頭技術,還有為R-27ET紅外製導空空飛彈設計的AZ-10導引頭技術,為研製霹靂12型主動雷達制導中程空空飛彈打下堅實的基礎,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1992年11月,中國購買了烏克蘭1989年下水但未完工的37000噸油水補給艦拖回大連造船廠繼續建造,成為中國海軍之後十多年最大的軍艦-「青海湖」號補給艦,中國還購買了尚未完工的1143.6型「瓦良格」號航母,在黑海造船廠的航母設計師和其他專家的指導下改造成「遼寧號」航母。從進口「青海湖」號補給艦開始,中國與烏克蘭的軍事合作開始逐漸升溫,除「青海湖」號補給艦和「遼寧號」航母外,中國還向克里米亞「海洋」造船廠訂購了兩艘世界上最大的野牛級氣墊登陸艇,俄烏兩家船廠都有建造野牛級氣墊登陸艇,2006年中國打算向俄羅斯購買野牛級氣墊登陸艇成品和轉讓技術,

但俄羅斯要價太高而放棄,於是轉向烏克蘭,烏克蘭立即同意出售兩艘野牛級氣墊登陸艇成品並轉讓相關技術,俄羅斯知道後認為野牛級氣墊登陸艇的智慧財產權是俄羅斯「金剛石」設計局的,強烈反對的同時還拒絕提供包括M-70燃氣輪機在內的關鍵部件,「飢不擇食」的烏克蘭也不願退讓,通過安裝「海妖」聯合體研製的「莢羅拉」-32綜合控制系統後重新編號為958,重啟UGT-6000型燃氣輪機生產線為中國生產野牛級氣墊登陸艇,此後UGT-6000型燃氣輪機的技術也轉讓中國用於中國最新的716氣墊登陸艇。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烏克蘭是蘇聯時代主要的船舶動力研製地,主要研製和生產燃氣輪機,俄羅斯則主要研製蒸汽輪機和核動力,中國051驅逐艦用的就是蒸汽輪機,隨著驅逐艦排水量的增大,蒸汽輪機已不能滿足需求,而中國又缺乏艦用燃機技術積累,所以中國在研製052型驅逐艦時搭載的美製LM2500燃氣輪機,只得到兩套就被美國禁售,導致052型驅逐艦隻建造了兩艘就造不下去了,於是在1996年購買了烏克蘭DA-80燃氣輪機和傳動系統,當時烏克蘭不願意轉讓技術,只願意協助中國組裝,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2000年左右,烏克蘭經濟每況愈下,中國以雙引工程大量招攬烏克蘭軍事專家,烏克蘭才同樣轉讓蘇聯第三代艦用燃氣輪機UGT-25000的技術,UGT-25000艦用燃氣輪機熱效率比LM2500燃氣輪機略差,但堅固可靠,中國引進後按照西方標準對進行了改進,增加了人性化的設計,國產化後第一台安裝在169號驅逐艦,雖然不算完美,但絕對堪用,由於國產化並不順利,至2007年只組裝出1台整機,這一時期中國基本停建了新型驅逐艦,直到2010年才實現量產,徹底解決了中國主力戰艦的「心臟病」問題。同時052C型驅逐艦也的有源相控陣雷達也得到烏克蘭「量子」研究所的技術支援,「量子」研究所是蘇聯時期規模最大的電子設備研究機構,地位與生產戰略飛彈的「南方」設計局相提並論,該所在蘇聯時代屬於「隱秘"單位,一直受命研發與美國「宙斯盾"系統抗衡的相控陣雷達,蘇聯解體後根本不需要艦用「宙斯盾"系統了,該所也就沒有了經費支持,於是把蘇聯時期研究的相控陣雷達拿出來賣,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中國052C型驅逐艦的有源相控陣雷達就是以「量子」研究所的「海獅」C波段有源相控陣雷達為基礎製造的,當時中國海軍對國產雷達不是很放心,導致052C型驅逐艦建造了兩艘後停工數年,直到2008年才重新開工,這些問題在烏克蘭支持下迎刃而解,「量子」研究所生產的「卡什坦」3彈炮合系統有一半也銷往中國,今天中國海軍規模上僅次於美國的神盾驅逐艦是與烏克蘭的技術分不開的,烏克蘭還將蘇-33艦載戰鬥機的原型機賣給中國,並出售了4套阻攔索,還參與殲-15艦載機研製、艦載機飛行員培訓、航母艦載機地面訓練中心設計和建設,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中國還引進了「進步」設計局的AL-25TLK渦扇發動機,還投資給「進步"設計局研製A1-222型發動機,分別用於K-8教練機和L-15高級教練機,中國「長征」5運載火箭YE-100主發動機的原型其實就是「南方」設計局的RD-120液體火箭發動機,烏克蘭專家還廣泛參與「獵鷹」高教機、運8中型運輸機,運20大型運輸機的設計工作,蘇聯解體後烏克蘭大量科學家陷入赤貧,西方紛紛以優厚條件招攬烏克蘭人才,韓國開價1500至4000美元,中國也請到了不少頂級專家,國務院以「雙引工程」引進了上萬名專家和2000多個技術項目,僅2006年就有烏克蘭2000多名科技界專家赴華,這些專家大多是中蘇友好時代的老布爾什維克,生活要求不高,工作嚴謹,有問必答,掏心掏肺地提供技術,不少專家相繼獲得國務院表彰外國專家為中國所做的貢獻「友誼獎"。中國把從烏克蘭引進的蘇聯技術發揚光大,將中國的軍工科研能力和軍隊裝備水平由八十年代的不入流發展成現今的世界一流,

四:開始交惡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烏克蘭馬雷舍夫工廠的6TD-2型柴油發動機也是中國很想得到的產品,中國坦克的柴油發動機很長的時間內都達不到800馬力,中國在研製MBT-2000型坦克時原計劃使用英國「帕金斯」動力包,但英國不願提供,於是馬雷舍夫工廠在在2002年以傾銷價出售了315台給中國,全部裝在MBT-2000型坦克的巴基斯坦出口型「哈立德"坦克上,巴軍將領多次表示「哈立德"坦克裝上6TD-2型柴油發動機後具備了原地轉向能力,可靠性比中國的85式90式坦克好多了,總體性能也比同樣安裝6TD-2型柴油發動機的烏克蘭的T-84坦克好,巴基斯坦也購買了320輛哈爾科夫坦克廠生產的

T-80UD/T-84坦克,發現中國坦克比T-80UD/T-84坦克好之後巴基斯坦就不再購買烏克蘭的T-84坦克了,由此開始,中烏軍技合作開始出現裂痕,烏克蘭開始拒絕出售6TD-2發動機,導致秘魯購買的MTB-2000坦克被退貨,不過烏克蘭在秘魯也沒撈到什麼好處,連賣發動機的利潤沒賺得,馬雷舍夫工廠於2011年破產,中國和烏克蘭的坦克出口之爭還發生緬甸、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泰國,中國幾乎全勝,泰國先是購買了烏克蘭「堡壘"坦克,後來又購買中國的MTB-3000坦克。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烏克蘭對華軍技合作從2013年起開始表現出截然不同的變化,一來烏克蘭親西方政府上台後,受美國的影響會越來越大,烏克蘭軍事工業界對中國的防範戒心也越來越大,雙方交往起來就不那麼順利了,要價越來越高,後來乾脆只談錢,對於中國希望購買的很多烏克蘭武器設備,在數量較少的情況下一概拒絕,二來俄烏交惡以後,克蘭軍事工業界開始大清洗所謂的親俄派專家級人才,加上政權更替之後,帶來了社會秩序的極大不穩定,犯罪率增加、失業嚴重,相當多數的軍事工業技術專才開始移民外國,大量的武器設計師相繼因與俄羅斯關係過分密切而被迫退休、辭職,

參加國際軍事裝備展覽的烏克蘭代表團、展台面積大大縮小,幾乎只有過去的一半不到,三來烏克蘭只在個別領域、部件上實力較強,並沒有整體武器系統設計能力,隨著俄羅斯軍工企業逐漸實現自產,烏克蘭的設計水平受到了巨大影響,烏克蘭與中國的軍事技術合作基本是出售主要是一些輔助性設備、小型零部件和是蘇聯時代的裝備維修服務,賣給中國的全部是蘇聯時代的雷達、發動機、空空飛彈技術,很多已經過時,已經沒有太大意義,中國自己已經能夠生產更新一代的武器,2013年亞努科維奇總統訪問中國對雙方軍貿合作幾乎隻字不提。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2013年底,烏克蘭親俄派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趕下台,烏克蘭和俄羅斯勢成水火,導致為俄羅斯生產發動機的馬達西奇公司大批訂單被中止,現金流枯竭而瀕臨破產,中國商人王靖找到老闆博古拉耶夫,以1億美元借款和未知數目的錢購買了馬達西奇公司75%的股份,並給馬達西奇公司2.5億美元投資協助在重慶建立馬達西奇天驕航空動力有限公司,以融入中國的直升機發動機產業鏈,得知此事後美國人開始直接干預,

美國政要一邊要求烏克蘭能把馬達西奇公司賣給中國,一邊還策動烏克蘭的凍結了王靖持有的56%股份,一邊還讓前黑水老闆埃里克·普林斯忽悠要購買馬達西奇公司,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還要將馬達西奇公司收回變為國有,王靖在得不到烏克蘭政府批准下無奈同意願意將25%股份劃轉給烏克蘭政府,最後還是無法解決,2020年,王靖起訴烏克蘭政府,要求賠償非法凍結造成的35億美元,2021年,烏克蘭政府宣布制裁王靖及天驕系公司,拒絕王靖本人入境,受到中國政府的反對,至今還在停滯之中。烏克蘭加入加入北約後,同樣也會執行北約一直執行的對華武器禁運條款,中烏軍技合作就到了「終點"。

五:結語

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從朋友到冤家的三十年中國與烏克蘭軍事合作史

烏克蘭剛獨立時,擁有世界排名前三的軍工產業,如果好好發展,現在的成就不比中國差,只是烏克蘭一心西化,企圖靠美國施捨興邦,不但人人賣國,連國家官員都是美國人,國家成了寡頭們攫取利益的工具,敗光了蘇聯留下的豐富遺產,把一個無論是國土、資源、人才、工業都是歐洲第二大國的烏克蘭硬玩成歐洲經濟倒數第二的窮國,活活把一手好牌打成爛牌,最近的烏克蘭局勢可能讓烏克蘭失去90%國防工業,因為除了安東諾夫設計局外,黑海造船廠,海洋造船廠,曙光機械設計生產聯合體,南方機器製造廠,黃玉集團,莫洛佐夫機械設計局,星火科學綜合體,伊夫琴科進步機器製造設計局等主要軍工企業都在東部俄語區或克里米亞,第聶伯河右岸獨立或高度自治後,烏克蘭的軍工實力將連阿聯也不如,喪失了唯一還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以後烏克蘭成了純農業出口國了,真正的不作死就不會死,成了親美國家的典範,西歐雖然親美,但西歐政客並不會賣國,只是利用美國,而烏克蘭沒學會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