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奇趣     2022年01月11日

當親戚朋友聚在一起談論工作時,你會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工作?是誇誇其談還是引以為傲?還是避之不及黯然傷神?

當你所期待的樣子被生活一點點撕碎,你會怎麼辦?是自甘墮落,還是頑強謀生?

在社會各方面都高速發展的今天,各種各樣的職業也層出不窮;甚至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職業正應運而生,在不被大眾關注的地方悄悄發芽!

今天帶大家認識一個鮮為人知的職業——哭靈人!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生人「哭靈」

一聲清脆的雞鳴剛剛劃破天空,河南偃師小山村的一個角落就傳來哭天喊地的哀嚎——只見一位年過半百的婦女穿著白色的戲服,手裡拿著話筒跪在棺材前。

淚水早已爬滿她臉上的皺紋,她一邊哭一邊磕著響頭;儘管隔著三四米遠,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她的額頭已經又紅又腫。

悽厲的哀嚎伴隨著悲涼的鎖啦聲讓人心裡陣陣發涼,就連周圍的飛鳥都被驚起四處飛散!而旁邊披麻戴孝的人站成一排。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為何一個陌生人要在逝者靈前聲淚俱下?看起來甚至比親生兒女還要悲痛!這位又哭又跪的婦女又是誰?究竟是什麼讓她這般哭得死去活來?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隨著經文朗誦聲和木魚聲響起,周圍的氣氛才稍微回緩;方才跪在棺材前聲淚俱下的婦女才慢慢起身退場。

記者才有機會上前了解情況——原來這位名叫武會霞的婦女是偃師本地的一位全職哭靈人!大家都知道,哭靈是老人離世後,子女在操辦喪事時跪在棺材前哭泣悼念,告慰死者的一種方式!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哭靈的內涵正慢慢地發生著轉變!時至今日,很多地區哭靈已完全演變成邀請一些妝容打扮良好的婦女來扮演死者的兒女。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這些扮演者在靈堂之上配合戲班子一邊哭得悲痛萬分,一邊又要配上恰當的肢體舞蹈動作;以此來換取死者兒女的饋贈!目前,在我國河南、河北、安徽等農村地區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形式。

而上文所說到的婦女武會霞就是眾多全職哭靈師中的一員,今年已經53歲的武會霞已經從事「哭靈」五年有餘!武會霞本是老實本分的農民,靠著為數不多的土地為生。

生活清苦的武會霞,哪怕自己吃不好睡不好也要省出錢來送自己的兒女上學,她時常教育自己的兒女:人窮但不能志短!為能讓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武會霞常常早出晚歸!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然而厄運並沒有因為她如此勤懇就放過她——在她47歲的時候,她九十多歲的母親被病魔纏身,從此臥床不起;每個月要兩千多的醫藥費。

這對於原本就很貧困的武會霞一家來說猶如晴天霹靂!所有的憂慮仿佛一把無形的刀一點一點的在武會霞眉頭雕刻著——子女的學費從哪裡來?母親的醫藥費從哪裡來?

正當武會霞一籌莫展不知從何尋找出路時,她的一個朋友找到她,說可以為她介紹一份收入可觀的工作——哭靈!

武會霞一聽自己從沒有做過並且也覺得不吉利連連推辭,但聽朋友說完待遇之後,武會霞立馬就答應下來!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假情真淚

武會霞哭的第一場靈是在隔壁的一個小村莊。當她跪在一個陌生人的棺材前時,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哭出逼真的眼淚。

隨著鎖啦聲緩緩響起,帶頭的人開始催促武會霞,她只能硬著頭皮發出一聲又一聲毫無感情的抽泣,然而卻遲遲流不出眼淚。旁觀的人見狀都躲著偷偷的笑,武會霞頓時感覺面紅耳赤,尷尬至極!

一場儀式結束後,因為不停的磕頭武會霞的額頭紅腫脹痛,膝蓋也由於久跪而搓破皮,一雙手更是發紅麻木!但僱傭武會霞等人哭靈的死者兒女非常不滿意武會霞的哭戲,只結給武會霞極少的工資!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武會霞才明白原來這哭靈也是一門技術活——不光哭靈的人要有真情實感,哭得天昏地暗,還要讓所有圍觀的人都沉浸在傷感的氛圍之中!否則工資少不說,還會被旁觀的人當作笑談!

明白這一點的武會霞在後來的哭靈中再也沒有尷尬過——每當她跪在素不相識的人靈堂之前時,她總回想起自己95歲的老母親整日受病痛折磨自己卻無能為力,回想起自己一個人拉扯兒女無依無靠,想著想著也就失聲痛哭起來,悲鳴之聲籠罩著在場的所有人!

這招借他人之名,哭自己之悲,也讓武會霞在方圓都哭出了名!越來越多的人家在操辦喪事時都會請武會霞到現場哭靈。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俗話說人怕出名豬怕壯!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一個人的惡意可以有多大,哪怕你什麼都沒有影響到他們,但他們仍然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可以侮辱打擊你的機會。

武會霞得到的報酬雖然越來越多,但隨之而來的也是鄰里鄉民的冷嘲熱諷和排斥。

村民們開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武會霞的閒話,甚至有人說武會霞天天這麼哭,是在詛咒她95歲的母親早點去世。

這些惡毒的語言也會傳到武會霞的耳朵里,她說:「雖然我每天在別人的棺材前哭,但我對死者抱著滿滿的尊敬和祝福,我希望他們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很好,我覺得我每多哭一個人,我的母親反而能多活很長時間!」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這天,武會霞接了一家位於縣城的哭靈儀式。她坐了三個多小時的麵包車終於到達目的地——這家人房屋裝修得非常闊綽大氣,連宴請賓客的菸酒都是上等品。

武會霞看到堂屋正中間方方正正地放著一口樟木製成的棺材。

在儀式開始前武會霞了解到死者的生前事跡——這位98歲的老人育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三個兒子工作以後收入不菲,都已經在城裡相繼買房,女兒也嫁到一個好人家!

但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照顧老人的晚年生活;甚至一年四季也不願意回來看望老人一次。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老人閒著無聊,就喜歡出去找鄰居嘮嗑解悶,但老人腿腳不利索一不小心摔倒傷得不輕,三個兒子為誰來接老人去醫院的事推來推去,拖了很多天才把老人送去醫院治療。

老人治好後,三個兒子認為老人只要不外出就不會出事麻煩他們!

毫無良知的三個兒子竟在老人門前鋪滿荊棘!唯一的女兒也對老人不聞不問,最終老人抑鬱而終!知道這些的武會霞悲從中來,還沒開始哭靈就已經淚流滿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眼前的死者就是武會霞的母親!

當哭靈正式開始時,武會霞更是哭天搶地,一邊哭一邊念老人生前的遭遇,哭訴身為兒女的不孝!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淚水像衝出大壩的洪水清洗著她臉上的溝壑,歇斯底里的哭喊讓武會霞長滿褐斑的雙頰也變得通紅!情到深處武會霞甚至趴在老人的棺材上嘶吼到:孩兒不孝!孩兒不孝啊!

哭聲迴蕩在整個靈堂,外面的風攜眷著細雨拍打在窗戶上;霎時間,人在哭,天也在哭!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氛圍讓在場所有人都一個接一個的打著冷戰!

興許是受武會霞的感染,老人的三個兒子也開始覺得老人生前他們虧欠太多太多,都跪倒在地失聲痛哭!

他們後悔老人生前沒有得到善待!寫到這裡只能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哪怕葬禮辦得再風光,也不足以彌補心中的遺憾!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當天儀式完成之後,武會霞一直沒有從悲傷的情緒中緩過來!她四肢酸軟,頭暈眼花。

整個人像虛脫似的坐在矮凳上一動不動,連說話都已經快發不出聲音!不得不說,這哭靈不僅是一件技術活,更是一件體力活!

負重前行

身邊的人時常問武會霞世界上那麼多行業,為什麼不去做其他的職業非要選擇這個名聲不好聽的哭靈師呢?

武會霞一開始總是避之不答,問的次數多了,她也猶豫地說出真相——她也想過去外地打工,但她的母親臥病在床,孩子也還小,隨時需要人照料!而鄉里其他職業薪水微薄,根本不夠孩子上學和母親高昂的醫療費。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哭靈師雖然名聲不好聽,但收入能讓一家人過得好一點!

轉眼間,武會霞已經從事哭靈行業五年之久!她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有人問她各種各樣不同的問題,而武會霞總喜歡講述自己剛從事哭靈時的遭遇——那時候她常常遇到苛刻的僱主,總是以各種理由剋扣她的工資。

最差的一次是她一天下來整整磕了上千個頭,額頭已經破皮流血,僱主卻以她哭得沒有感情為由扣除將近一半的工資!

當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母親的病榻前時,還換來母親的不理解

武會霞說:

「我才開始做這份工作的時候我的媽媽一直不和我說話,每次我給她端藥的時候總發現她一個人躺在床上流淚。我的孩子在學校也會受到嘲笑,有的孩子甚至會動手欺負他們,為此我也跑過無數次學校!村子裡的其他人也在背後指指點點,有些話我聽著真的很難受!」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每當說到這,武會霞整個人就會顯得很孤單無助;對於武會霞來說,每天跪地磕頭,皮破血流都不算什麼壓力,反而是親人朋友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讓她倍感掙扎。

但她進退兩難啊——為了母親能持續吃上藥,孩子能好好上學,她不得不頂著無數壓力堅持下去!

細數下來,武會霞平均每個月要接七八次哭靈,一年下來要哭70多場!每一場哭靈都要磕將近三百個頭,隨著她技術的增長,她的工資也從最初的兩百元每場到現在七百多元每場!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武會霞身邊的人也開始慢慢接受她,武會霞說:「我現在一年有五六萬的收入,也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有時候運氣好,遇到大方的僱主,還能為家裡添置幾件新物」,在武會霞的臉上洋溢著知足的笑容!

社會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全新的變化,新一代的事物總是容易取代老一代的位置!同樣,哭靈行業也發生著悄無聲息的變化。

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從事哭靈師,甚至一大批年輕人也加入哭靈行業;而這個行業似乎也更趨向於這些年輕者——她們扮演死者的女兒或者是孫女在棺材前且舞且唱。

她們的面容更精緻良好,哭技舞技也無可挑剔;不管從什麼方面看起來都遠遠超過武會霞這些老哭靈人!對於武會霞這些老哭靈人而言,這是一種莫大的挑戰!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自從哭靈師一職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就一直沒有停止過爭論——有的人認為,僱傭哭靈師的人都是不孝子,老人活著的時候捨不得花錢,老人去世後,還給這些逢場作戲的哭靈師賺錢。

更是斥責哭靈師是一份不光彩的工作,說她們騙人騙己!也有一部分人很同情哭靈師,覺得她們大多數都是家庭不好,為求生迫不得已從事這份工作!

武會霞沒有被生活壓垮,也沒有被流言蜚語勸退;面對無數的冷嘲熱諷,武會霞一直用行動在證明——她靠著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的孩子,她是有責任有擔當的母親。

職業哭靈人:一年磕頭上萬次,每場掙數百元,背後卻遭人非議

她又憑藉自己的努力讓身患惡疾的母親按時吃上藥並常年守在床邊照看,她是一個孝順的孩子;試問,這不比那些拋棄孩子,棄養老人的一部分人要高尚很多嗎?

如果肩上沒有千斤重擔,武會霞也不會選擇哭靈師這個職業!或許像武會霞這樣的人不止一個,她們深陷貧窮的折磨,但她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勞動付出換來一家人的吃飽穿暖就是值得讚揚的!

老話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職業不同只是謀生方式不同而已,並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要一個人在靠自己的能力活著,就該被尊重!

參考資料

1、中國知網;哭靈人;青林;涼山文學;2019年05期

2、中國知網;哭靈;宮林;廣西文學;2008年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