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資訊     2022年01月11日

2008年7月,南京市公安局破獲一起技術泄密案件,涉事人員來自中國當時最具國際競爭力的南京金線金箔廠。由於牽涉到國家級保密技術,整件案子從一開始就被高度重視。

在國家保密局的深度參與下,偵查人員經過長達三個月的緊密追蹤,最終將兩名掌握了核心技術的技術骨幹抓捕歸案,其他從犯也依法處置。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至此,新中國建國以來第一例非遺項目的技術泄密案宣告破案,中國的金箔製造業得以繼續傲視全球。

市面上驚現高相似度烏金紙,原料配方與工廠竟如出一轍

2008年7月,南京市金線金箔廠廠長在上班時,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對面的人用一種接近商量的語氣問,能不能便宜點把工廠生產的烏金紙賣給他們

當時的廠長名叫李金祥,他一聽這又是一個想貪圖便宜的渠道商,便想隨意說幾句話把這人打發走。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不想來人接下來說了一句話,讓李金祥打住了這種想法。

對面的人試探性地問,如今市面上已經出現了和他們廠里一模一樣的產品——烏金紙。既然廠里能把這種秘而不宣的製造技術公然拿來售賣,那麼打個折賣給自己,也不算虧吧?

李金祥這下是真被驚呆了。

烏金紙確實是自己廠里製造的產品,它涉及到一項更加關鍵的國家級保密技術——南京金箔鍛制技藝。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這項技藝由於廣泛應用於高尖技術產業占據全球60%的金箔交易市場,因此在2006年就已經被國家保密局列入第一批保密項目

換句話說,烏金紙關係到國防安全

李金祥所在的南京市金線金箔廠,就是它的唯一管理單位。

按照保密的要求,烏金紙的製作方法是不可能直接出現在市面上的。來人說市場上有一批一模一樣的產品,怎麼可能呢?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事關重大,李金祥不敢隨意揣測,他與來人閒聊了幾句,套出烏金紙售賣信息,便客客氣氣地把電話掛掉。

隨後,李金祥立即叫上廠里幾個可以信賴的人,秘密前去市場上尋找這種高仿的烏金紙 。

很快派出去的人就帶回了消息。他們說,的確有一批烏金紙正在市面上流通,從外觀來看,和自己廠里出品的基本相似。

李金祥腦子裡第一反應是:出大事了。

他果斷向南京市公安局報了案。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接到報案後,公安局高度重視,立即派人前往市面上查找可疑線索。此時南京金箔製造總廠也把這種高仿烏金紙與自己本廠生產的烏金紙一併送到了南京大學,進行成分化驗對比。

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市面上流通的烏金紙和工廠生產的烏金紙,使用了完全一致的製造工藝。甚至連添加劑和使用劑量都一模一樣。

此事立即被上報到國家保密局。不久,南京市公安局與國家保密局、國家科技部成立專案小組,進入南京負責調查此案。

接管這起案件的是南京下關區檢察院, 確定兩種烏金紙成分一致後,偵查經驗極其豐富的檢察官們都意識到,金箔製造廠里很有可能存在「內鬼」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李金祥所在的金線金箔廠里,知道烏金紙製作工藝的技術員一共不超過五個,每個人都只掌握自己的那一部分,別人的他們並不清楚

如果直接從工廠開始查起,很容易傷了員工的心,也會打草驚蛇,嫌疑人一旦聽到風聲很可能立即停手,調查難度也會加大。

因此偵查員們決定從外部開始查起。

大山深處造紙廠來歷不明,神秘人四次變換交貨地點

他們首先秘密盤查市面上流通的烏金紙來源,很快就發現,烏金紙的一大來源是南京市棲霞區龍潭花園一帶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這裡是南京市的金箔製造業主要分布區,有上千家工廠和個體戶專門從事這一行業。對當地GDP的貢獻也十分重要。

如果涉事工廠就潛伏在這裡,可以說,排查起來難度相當大。

偵查人員於是先從買家入手,尋找線索。

經過一個月的摸索排查,偵查員把目光投向了南京市附屬城市句容的一所造紙廠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句容是一座縣級市,境內地勢起伏不平,山地丘陵眾多。改革開放以來,以句容古城為代表的旅遊業興起,很多古老的學堂等設施都搬到了繁華地帶,舊有的被廢棄,無人看管。

偵查人員盯上的,正是句容市寶華鎮銅山上的一座廢棄學堂。偵查資料顯示,市面上流通的高仿烏金紙,大部分都是從這裡流出的

據當地人說,這裡已經被一個外地人買下,改成了造紙廠。

問到造紙廠由來時,當地老鄉也不甚清楚,只說,那裡的看管十分嚴格,進出都有狼狗看守,就是本地人也很難進去。至於眾人傳說中的老闆徐某,那更是從來不露面。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這引起了偵查人員的進一步懷疑。

隨後,他們利用早已投誠的一個烏金紙買家,令他裝成買貨人,嘗試與這個神秘的徐老闆接觸。

雙方聯繫上沒多久,買家按照偵查員的指示,向徐老闆提出購買烏金紙的計劃。徐老闆果然答應了。

但偵查員們想不到的是,這個徐老闆的警惕心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雙方接觸一段時間後,徐老闆提出每包烏金紙售價1800元,至於交易時間和地點,得由他說了算。

為了放長線釣大魚,警方同意了徐老闆的所有要求。

見面當天,雙方約好了在南京市棲霞區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然而當偵查人員與假扮的烏金紙買家趕到指定地點時,神秘的徐老闆卻始終沒有出現

這讓專案小組的很多人頓時緊張起來,不少人猜測,難道他們暴露了?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他們嘗試著再次聯繫徐老闆,同時小心翼翼地試探徐老闆到底是什麼意思。

答案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偵查員並沒有暴露,徐老闆告訴警方,這只是為了確保交易安全。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徐老闆主動提出了新的交易時間和地點。

然而當偵查人員再次趕到新地點時,徐老闆還是沒有出現,不僅如此,他又換了地點。

經過四次變換行程,偵查人員終於在南京市車管所門口與徐老闆接頭,拿到了貨源。收錢後,徐老闆一秒都沒有停留,直接溜走了。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專案小組大部分人經過短暫思考,只保留了對造紙廠的秘密監視,至於逃走的徐老闆,他們並沒有驚動。

隨後警方將從徐老闆手上買到的烏金紙送往化驗中心檢測,結果很快揭曉:這正是市面上流通的那種來歷不明的高仿烏金紙

專案小組所有人雖然早有所料,但這一刻,他們還是激動不已。

證據確鑿,嫌犯就在銅山造紙廠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鎖定了造紙廠後,偵查人員終於可以對報案人南京市金線金箔製造廠的技術人員再次排查。這一回他們需要不動聲色地摸清,究竟是哪些人在暗中與銅山造紙廠來往

與此同時,留在句容的偵查人員也沒有放鬆警惕,他們把出入造紙廠的人員資料也送回了專案小組。

兩相對比下,嫌疑分子很快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金線金箔製造廠的五位技術骨幹中,有兩位出現在了銅山造紙廠。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案情已經基本水落石出,剩下的就是作案證據。而最好的證據,無異於當場抓捕,人贓並獲。

此時距離李金祥報案已經過了將近三個月。

2008年10月,負責管轄此案的南京市下關檢察院向上級報告調查線索,申請抓捕令,得到批准。

2008年10月8日,南京市警方根據掌握的時間線索,組織了30人的行動小組,乘車秘密趕到銅山造紙廠,下關檢察院反瀆局局長吳軍親自帶隊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造紙廠白天緊閉大門,閒人免進。吳軍等人以檢查外來人口為由,要求進入廠區。而此時,金線金箔廠的兩名技術員之一陸某正在生產線上指導。

得知外面有人調查外來人口,陸某起初雖然覺得少見,但也沒有多心。

吳軍趁著開門間隙混進工廠,根據專案小組的調查資料,他立刻認出了陸某,見到她在車間對工人進行指導,吳軍再無懷疑,悄悄向外面埋伏已久的抓捕小組發出行動指令。

片刻之後,行動小組衝進工廠,當場查獲大量生產資料和機器設備,控制了眾多涉案工人。陸某在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抓捕歸案。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與此同時,偵察小組對留在工廠的另一位技術骨幹黃某也發出了逮捕令。黃某聞訊而逃,其涉案同夥陸某丈夫陶某因來不及逃跑,在家中被破門而入的警方抓獲。

不久之後,潛逃在外的黃某也被抓回。這起驚動國家保密局的泄密大案宣告破獲。

為聚財鋌而走險,技術骨幹淪為金錢奴隸

被捕後,陸某、黃某以及陸某丈夫陶某三人向警方供述了自己的作案動機與作案經過。

陸某與黃某兩人很早就在金箔廠工作,對於烏金紙這項關鍵技術的嚴重性自然知曉。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2001年,烏金紙製造工藝被國家科技部和保密局確定為國家第一批秘密項目,陸某的丈夫陶某便開始打起了烏金紙的主意。

當時南京金線金箔廠作為這項技術的唯一管理單位,對涉密人員進行了嚴格的保密培訓,所有技術骨幹在入廠後均簽訂了保密協議。陸某也不例外。

這引起了陸某丈夫陶某的不滿。

陶某對烏金紙的巨大利潤心知肚明,但當時他在南京金線金箔廠只負責倉庫管理,無法接觸最核心的技術業務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身處當時全球頂尖的金箔製造業生產中心,卻只能眼看著巨額財富從眼前滑走,陶某十分不甘心,便攛掇妻子陸某設法偷出廠里的核心資料,自己研製烏金紙。

陸某起初不同意,但耐不住陶某的軟磨硬泡以及對金錢的渴望,不久之後,便設法夾帶出一批生產資料,與陶某共同研製。

然而兩人經過多次試驗,沮喪地發現,僅憑夫妻兩人根本無法完成烏金紙的仿造。

利益驅動下,陸某又把同廠的好友黃某拉攏入伙。三人合作,經過五年多的仔細研究,竟然真的把原材料和添加劑,以及使用量都復原了出來。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此時已經是2007年。

研製成功後,三人經過仔細考慮,決定由陶某哥哥出面創辦工廠,對外聲稱是造紙廠,以掩人耳目。

陸某黃某兩人作為技術指導,平時很少出入工廠,只在工人遇到技術難關時才出面指導,且都避開其他人,與當地民眾和廠里工人都很少接觸

陶某便作為造紙廠和烏金紙買家的牽線人,兩頭奔走。

偵查人員在辦案過程中接觸到的徐老闆,其實就是陶某自己。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法庭上三人均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當被問到贓款時,陶某如實回答,他們在一年時間裡一共製作了600多包烏金紙,但真正售賣出去的也只有100多包

按照每包1800的售價,除去機器原件和僱傭工人的成本,利潤不過15萬

平心而論,如果陸某黃某陶某三人用以謀利的僅僅是普通的產品,其實這並不算一樁大案。但問題是,他們盜賣的是烏金紙。

烏金紙技術古已有之,明代宋應星在《天工開物》里就記載過烏金紙的製作和使用方法。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只是到了近代,由於中國沒能趕上同時期西方的技術革命,很長一段時間,烏金紙的生產方法被國外壟斷

直到19世紀80年代後,在市場化潮流的推動作用下,國內金箔製造業奮起直追,研發出了最新的金箔製造技術

而烏金紙作為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為打破西方金箔壟斷做出了重大貢獻。2001年以前,中國自己生產的金箔在全球市場上占有率不超過1%。

而本文開頭提到的李金祥所在工廠,南京金線金箔廠研製出最新型的烏金紙後,中國金箔在短短几年內,壟斷了全球60%的金箔貿易額

國家保密技術烏金紙,2008年被竊取,南京金箔廠有內鬼?

以至於原先看不起我國金箔行業的國外大廠倒閉一片,餘下的為了生存,選擇購買我國生產的烏金紙。

由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李金祥一聽說市面上出現高仿烏金紙,會感到事態嚴重了。烏金紙製造技術一旦在市場上流通起來,被境外勢力獲取,後果不堪設想

而犯罪分子陶某陸某黃某以為自己所獲利潤極小,不至於犯下重罪,很明顯他們低估了烏金紙的重要意義

參考資料

1、中國知網;烏金紙生產配方被盜始末;劉丁;孟軍;南方周末;2009年11期;

2、中國知網;「烏金紙」疑雲是這樣揭開的;夏德時;孟軍;中國礦業報;2010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