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資訊     2022年01月09日

想當年房地產的紅利讓無數人賺得缽滿盆滿,而現在凜冬將至,在房地產的一眾大佬虧的血本無歸,許家印背負1.97萬億債務還未解決,華夏幸福又迎來了危機。可以說所有的地產商都面臨同樣的危機,那就是資金鍊斷缺,沒有充足的錢,房子是修不起來的,而現在銀行貸不出來錢了,產業規模布局再大也只是空談。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截止2021年11月,華夏幸福背負著1013億債務,而此前他的老總王文學套現131億。這被稱之為第2個,恆大的華夏幸福究竟怎麼了?

華夏幸福的下坡路

1988年王文學創辦華夏幸福與其他大佬相比,他的學歷算不上太高,好在眼光獨到創業初期靠著一棟宿舍樓的工程就賺取了第1桶金,這也讓他看到了國內房地產的前景,第2年就成立了與之相關的物業公司,那個時候物業管理在國內還沒有新企業,可見他的眼光有多麼的具有前瞻性。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進入21世紀華夏幸福得到快速成長,北京的房價還沒有高得離譜,而他也趁機買下京郊周圍的大片土地,此後華夏幸福就穩紮穩打一直向前發展,2018年迎來了華夏幸福最為輝煌的時候,他創造下了1,600億的銷售額,自然老總王文學也躋身福布斯排行榜。俗話說物極必反,當華夏幸福發展的一個巔峰狀態是,而它的下坡路也已悄然來臨。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根據數據顯示,截止到2021年8月,華夏幸福的營業額與去年相比下滑了46.63%,虧損了94億。2021年疫情已過去,各行各業都復工復產,而華夏幸福的營業額居然不足疫情期間的一半。

為什麼會如此呢?與其他在各行各業投資的老總相比,華夏幸福是一家徹頭徹尾的房地產公司,它的產業規模沒有鋪得很大,這既是他的優勢也是他的劣勢。作為一家房地產公司,開發權使用權以及成本費都是很大的支出,而2021年初開始,房地產商想要再從銀行過度貸款,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兒了。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沒有錢還怎麼修房子?這時候就有人說華夏幸福可以用他自己的錢,你見過幾個房地產公司會拿自己的錢去修房子的?基本上都是從銀行貸款或者消費者付首付,讓他們用自己的錢顯然是不可能的。銀行的錢貸不出來了,那麼自然產業鏈就中斷了。

而之前也說到這是一家徹頭徹尾的房地產公司,一旦資金被房產壓住,那麼就沒有其他收入渠道。即使王文學在盡力遏制這種困難的狀況蔓延,但行業的不景氣,讓華夏幸福的危機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截止到2021年8月份,他的欠款就已達到1800多億,光是利息就達到57億。王文學每天一睜眼就要償還如此高的利息,這不是和許家印的生活一樣嗎?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老總王文學套現131億

在危急關頭總能看出一個領導者的能力和水平。恆大集團欠下了1.97萬億巨額債務,許家印雖然辭去了恆大董事長的位置,但依然是恆大的代言人,有危機之後也沒有做出損人不利己的事兒,而且主動尋求廣東工作組入駐。

但王文學就不一樣了,作為華夏幸福的老總,他不但沒有與企業共存亡,相反在偷偷套現。華夏幸福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核心員工都有股份,如果華夏幸福發展得好,即使躺著這些股東也能拿不少錢。正因為如此,他們對華夏幸福並沒有太多的感情,這只是一個能幫他們賺錢的機器,如果沒有用就棄之如履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於是身價高達245億的王文學選擇了套現,有消息稱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已套現了100多億,企業老總都這樣子做了,員工們更為寒心,於是眾多員工消防王文學的做法。在中國房產企業上能排到前10的華夏幸福,被老總和高管掏得像是只剩了一個空殼子。

自然他這種無所謂的態度也引起了外界的討論,面對鏡頭,王文學信誓旦旦地說著,他會配合政府部門盡力將欠款還上,只說不做假把式,如今幾個月過去了,也沒見王文學自掏腰包。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華夏幸福會破產嗎?

如今華夏幸福負債纍纍,王文學的做法也傷了一眾人的心。不過作為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想要立刻破產也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旗下還有眾多固定資產,與恆大集團泰和集團相比,華夏幸福的狀況還好很多,畢竟恆大集團已出現了首次違約。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近期華夏幸福傳出消息,通過表決還有5~8年的負債延長期。也就是說,如果在5年的時間內能夠解決公司的債務狀況,那麼此次危機就有可能被化解,隨著好消息的傳出華夏幸福的股份也上漲了10%。儘管這種上漲與之前巔峰時期相比微不足道,但這在危機重重的時刻也算一點安慰。

因此現在對於華夏幸福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強有力的投資者,緩解他們此刻資金短缺的問題。現在將華夏幸福稱之為第2個恆大一點也不為過,他所面臨的狀況和恆大一模一樣,恆大也有房子也有地,但就是沒錢,華夏幸福也是如此。不過恆大集團旗下還有足球汽車物業等多個產業,如果破產重組,每個產業都有很好的發展前途,只能怪華夏幸福運氣不好,攤上這麼個老總。

第二個恆大誕生,背負千多億債務,老闆卻一年套現上百億

可又有什麼辦法呢,在最後關頭還得靠王文學拿更多的投資或者自掏腰包來減輕華夏幸福的債務,因為2021年華夏一直虧損,虧損金額高達幾百個億,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只能就只能靠外界了。

隨著眾多房地產公司的負債,證明著房地產紅利已消失,過去無序擴張的房地產時代已終結,而這些企業能不能緩過神來繼續發展,就要看他們如何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