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奇趣     2021年11月13日

她從小受著詩詞歌賦的薰陶,是一位致力於中國古典詩詞和傳統文化研究與發展的文學大家,在無數人生黑暗時刻,是詩詞照亮了她前行的路

而她甘願花一生的時間、畢生之力,傳承好這份文化。

她為了推廣漢語言文化、中國詩詞教育,甚至不惜在鮐背之年裸捐1711萬元,一生累計捐款3658萬元,可以說是她的全部積蓄了,她自己卻過著樸素的生活。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就在2021年2月,她被評為「感動中國2020年度人物」

本期子牙童趣銘人觀察就帶領大家一起來認識,這位感動中國的加拿大籍華人——葉嘉瑩的故事。

出生在書香世家

1924年屬於中華民國時期,國內政局混亂。也是在這一年,葉嘉瑩出生在北京。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她所生活的家庭是一個書香世家,她的姓氏就來自於「葉赫那拉」。家裡藏書繁多,家中長輩每有空閒時間就吟詩作對,快哉樂哉。

葉嘉瑩因此也接受了良好的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其中就包括詩詞歌賦。受環境的薰陶和興趣使然,她十歲左右就能寫詩填詞,自發地帶有文人氣息

顛沛流離的人生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標誌著日本侵華戰爭的開始。因為中國長期遭受列強的侵略和欺凌,早已形成積貧積弱的局面,很快,在七七事變爆發後不久,北平淪陷。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那時的葉嘉瑩還在讀初二,心中難平對北平淪陷的憤慨,寫下了「盡夜狂風撼大城,悲笳哀角不堪聽」的詩句。

17歲時,葉嘉瑩的母親因病永遠離開了她,早已習慣用詩詞來抒發感情的她,難忍心中悲痛,寫下了八首《哭母詩》。

葉嘉瑩的大學時光是在輔仁大學度過的,專修國語,輔仁大學在民國時期可是數一數二的高等學院。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在這所學校里,葉嘉瑩繼續學習著她所喜愛的傳統詩詞文化,並成功師從詩詞大家顧隨先生。在顧隨先生的帶領下,葉嘉瑩增進了不少的文字功底,更加對詩詞文化有了難以割捨的感情。

1948年冬天,葉嘉瑩與丈夫結識並結了婚,跟丈夫一起南下到了台灣。那時候葉嘉瑩24歲,本以為等情勢穩定下來能很快返回北平,卻不曾想這一別就是幾十年的時光。

在台灣生活的日子也並不太平,葉嘉瑩的丈夫因為捲入「白色恐怖」而被逮捕下獄,葉嘉瑩看見一家老小,心想自己也總不能什麼都不做。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後來她就去了各大高校任職教書,這其中不乏有說得上名字的好學校,如台灣大學、淡江大學,也不乏有在文學界有說得上名字的文學作家、詩人,如席慕蓉、白先勇。

1960年,因為出色的能力,葉嘉瑩獲得了出國訪問的機會,在美國與更多的對漢文化有研究的外國友人,一起探討研究中國詩詞文化。

最後甚至成為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終身教授,這對於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是很難達到的水平。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在外國教室自然不同於國內,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語言問題。葉嘉瑩主要傳授和研究的就是中國傳統詩詞文化

因為文化差異,葉嘉瑩必須要學會以西方人的思維方式來講述中國詩詞,為此她每晚都要查資料備課到深夜,一個字與一個單詞對應著看,她的目標就是儘可能地向外國人展現出,中國詩詞的文化底蘊與精妙之處

除此之外,她還經常去旁聽別的教授講的西方文學理論課程,之後葉嘉瑩大膽地採取「西體中用」的方法。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將西方文學理論與中國傳統詩詞相結合,創設出較為完整的詩詞體系和系統說明,取得了不錯的效果,甚至在北美漢文化界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力。

無奈的是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葉嘉瑩在名譽事業雙豐收時,家人卻遭遇不測,她的大女兒和女婿因為一場車禍而雙雙離開。

這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心上有了一個難以癒合的傷疤,料理完後事,葉嘉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閉門不出,日日以淚洗面,寫下了十首《哭女詩》,似乎在她看來,詩詞與學問真的能撫平一切痛苦。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丈夫被捕,女兒女婿離世,一次次的人生重擊讓葉嘉瑩更加想早日回到家鄉的故土上,想多一些溫情的時光。

也是在這一次的打擊之下,葉嘉瑩從「小家」走進了「大家」,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通過教書育人,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詩詞,把中國傳統詩詞文化都交給祖國的下一代人,散發光,成為光。

回到中國

在20世紀70年代,中國與加拿大建交以及中國恢復高考的契機之下,已經在加拿大教書多年的葉嘉瑩馬上訂了機票回國。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後來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葉嘉瑩得知內地的大學急需老師,她立馬寫了一封申請書寄到了國家教委。

葉嘉瑩渴望不計報酬回鄉教書,再加上她有著大學任教的經驗,曾以交換教授的身份出國交流,對詩詞文化的專業水平還是可以的,一年後,她的申請被批覆,成功到北京大學執教。

葉嘉瑩也後來寫下了一首《祖國行》,在闊別祖國大陸二十幾載後,終於再次踏上了故土,來抒發自己的思念與激動。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後來又接受了南開大學的邀請,去了南開大學教書

1979年,葉嘉瑩第一次到了天津,南開大學的師生代表也來到了車站迎接。葉嘉瑩曾這樣評價自己,「我天生就是一個教書的」,樸素的話語間,表現出她對於傳授中國傳統詩詞文化的堅定信念。

40年來,葉嘉瑩在南開教書的同時,也已經走遍了全國四十多座大學開展巡迴講學,舉辦了超過百場的中國詩詞文化專題的演講。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1945年從輔仁大學畢業之後,在三尺講台上,葉嘉瑩已經站了七十多個年頭,她從不追名逐利,從來堅守的就是她的初心,就是想做好中國傳統詩詞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工作。

她曾說在一生中做過的唯一的選擇就是回國教書,而像在加拿大教書這樣的選擇是命運使然。

如今的葉嘉瑩已經過了鮐背之年,雖沒有繼續在南開大學教書,仍在伏案工作,整理文稿,所以她的時間還是很寶貴的。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在整理修改文稿時,她也是一絲不苟地完成,即便是已經改了五六遍,如果發現有一點小問題,比如一個字寫錯了,那一定是要撤回重修的,葉嘉瑩的助手們對她的評價就是對文字特別較真。

她一直保持著自律的習慣,已經過了九十歲的葉嘉瑩能自己做的事就堅決自己做,不讓阿姨插手。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捐出全部財產

2019年,95歲的葉嘉瑩捐款1711萬元,一生中累計捐贈共計3568萬元,甚至不惜賣掉房產,可以說是葉嘉瑩所屬的全部財產了,而她自己的日常生活卻是一簞食一瓢飲。

對於葉嘉瑩來說,她一生想要做的就是傳播中國詩詞文化、古典文學。

2021年2月,葉嘉瑩憑藉著卓越的社會貢獻被評為「感動中國2020年度人物」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幾十年過去了,葉嘉瑩已經完成了回鄉之旅,她為中國古典詩詞文化傳承和發展的確是付出了良多。

詩詞就像是葉嘉瑩的良友、伴侶一般,在艱難歲月里撫慰她的心靈,而她也通過文字將詩詞與國家聯繫在一起,回望百年,可以說她稱得上「先生」一詞。

最後一個穿裙子的先生—葉嘉瑩:她不是中國籍,卻感動了中國

你是怎樣看待文學大家葉嘉瑩的故事的?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