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資訊     2021年11月08日
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裁員風波過去一年後,印度連鎖酒店品牌OYO準備上市了。

10月1日,OYO正式向印度證券交易委員會(SEBI)遞交招股書,目標籌資約12億美元,估值為90億美元。

這個被孫正義高度評價的酒店品牌,卻曾折戟於中國市場。大幅度裁員、高管出走、服務質量口碑下滑等緋聞傍身的OYO,如今遞交的招股書上赫然還存在5.26億美元的虧損大洞。再回顧其在中國市場擴張的三年間,因遲遲未找到可持續盈利的業務模式,以及國內的酒店業主和住客的一眾吐槽,OYO只能灰溜溜地「撤退」了。

如今的OYO急於謀求上市,籌得近12億美元的資金來補上虧損漏洞, 然而這也只能緩解一時之需,按照此前的虧損速度來看,也僅夠兩年揮霍。

追尋OYO在中國的發展歷史,可以發現它的造血能力一直受到質疑。

「印度神話」OYO遭遇碰壁

這家誕生於印度的經濟型連鎖酒店企業,在90後創始人Ritesh Agarwal(中文名:李泰熙)的帶領下,一路可謂是順風順水。

自2013年成立以來,OYO已經累計完成20輪融資,融資總金額超過420億元。在投資機構中最受矚目當屬軟銀集團,參與過7輪融資,目前持股46.62%,依舊是OYO的第一大股東。

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資本的加持讓OYO在海外的擴張速度呈現迅猛態勢,僅花了8年時間便已遍布全球30多個國家,旗下門店數超2.3萬家、15.7萬間客房數也讓OYO成為全球第三大連鎖酒店品牌,被視作超級獨角獸。

2017年,OYO踏上中國市場征途,秉承著一貫的雷厲風行,在一年半內覆蓋中國300個城市,門店數量擴張至1萬家。然而,還沒站穩腳跟的OYO,卻面臨疫情襲來,1.97億美元的巨額虧損讓OYO不得不暫時放棄中國這塊「大蛋糕」。

從此次遞交的招股書來看,OYO的虧損問題仍未解決,且「割肉」加盟的運營模式與瘋狂擴張都讓OYO陷入造血困境。如不能改變這一現狀,那麼李泰熙的敲鐘之旅便懸了。

裁員、高管出走風波後,OYO撤退中國

這隻來自印度的超級獨角獸,在中國顯得有些水土不服。

2020年3月,OYO在中國被曝出大幅度裁員及高管離職消息。首先是將整個中國11個大區合併成7個,把48個Hub(轄區中心)縮減為30個。公司職員由2019年的9800人,裁員至2700多人,裁員幅度高達72%。

與此同時,當時OYO的7名早期參與創建的中國團隊的VP/SVP已離職五位,後期加入的CXO離職了三位。

內部人員動盪,OYO的中國門店數量也隨之驟然減少。據AI財經社報道,目前國內門店數量僅剩3500多家,與巔峰時期相比減少近三分之二。

而OYO撤退中國的行為,看似是暴雷,實則早有預兆。

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早在2019年6月起,OYO便開始推進裁員計劃,當時裁員幅度已達50%,眾多一線運營團隊被裁,包括付小明、韓鋒等人在內的數名核心高管也陸續離職。

再結合2020年2月公布的財報數據來看,其虧損金額從0.52億美元擴大到3.35億美元,其中中國虧損1.97億美元,占比超過58%。

除此之外,OYO加盟酒店在服務和品質也飽受中國消費者詬病,因大部分酒店此前是經營不善、或是設施陳舊的酒店,服務品控得不到保障。在黑貓投訴上,有關酒店業主糾紛、衛生不達標、服務態度惡劣等問題,多達上千條。

儘管如此,OYO並未徹底放棄中國市場。招股書顯示,OYO將中國、美國列入評估未來增長市場的名單中。

然而,已被冠上裁員、服務質量不到位等標籤的OYO,要想回到中國市場還為時尚早。

虧損不止,OYO造血困難

從招股書來看,如今的OYO仍處在虧損階段。

截至今年3月底的財報數據統計,OYO營收約為5.34億美元,虧損5.26億美元;再往前看兩個財年的數據,營收分別為8.41億美元、17.49億美元,而虧損也分別達到了3.15億美元和17.45億美元,三個財年合計虧損20億美元左右。

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截自OYO招股書

虧損在不斷擴大,相反營收卻不斷減少,讓人不禁懷疑起OYO的造血能力。

據招股書顯示,目前OYO營收的主要來源是出售住宿服務,也就是它的老本行「貼牌」服務。作為連鎖酒店平台,OYO不參與建酒店和購買酒店,而是選擇讓酒店主動來加盟,為其進行統一地改造管理,並且不收取加盟費,以此來擴張其門店。

可以從國內的發展軌跡看出,OYO還沒有摸索出可持續盈利的業務模式。

在擴張初期,OYO推出1.0版本的輕資產加盟模式。為吸引酒店業主加入OYO,通常會虛報預期盈利額,例如一個全年頂峰時期最多只有150萬元的酒店,品牌業務員通常會向酒店業主提出200萬/年的保底金額。

而酒店為達成這虛高的流量數據,會利用早期手動錄入訂單的管理漏洞,在訂單數量上造假。據鋅財經此前報道,有受訪對象直接說「有次業主當著我的面,直接對前台說只需要錄入多少個訂單,超過就不用錄了」。

一連鎖酒店上市難掩疲態:大幅裁員、高管出走、虧損數十億美元

推出2.0模式後,OYO將分成模式進行了優化,保底收益會根據酒店過往的收入來共同承擔風險與分享受益。但很快這一模式的強管理機制,激化了平台方與酒店業主直接的矛盾。在2.0模式下,OYO對酒店有獨立、安全的定價權,為提高淡季入住率OYO不顧業主反對強行降價,讓不少酒店業主被迫成為「冤大頭」來承擔這方面的損失。

無論是1.0還是2.0模式,OYO始終沒有給出一個合理的業務模式,也讓其在中國市場節節敗退。

OYO撤出中國市場後,虧損雖有減少但依舊存在,歸根結底還是出在了業務模式的問題上。共擔風險、共享受益的模式難以適應市場,加上連鎖酒店市場競爭壓力,OYO想要重返中國市場可能只是一紙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