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五大軍團舉辦誓師大會,任正非:和平是打出來的

科技     2021年11月07日

11月3日晚上,一條華為組建軍團的誓師視頻在網際網路上廣為流傳。

視頻內容顯示,10月29日華為在東莞松山湖園區舉行軍團組建成立大會,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和公司高管為煤礦、智慧公路、海關和港口、智能光伏和數據中心能源五大軍團的300餘名將士壯行。各軍團集結完畢後,接受華為領導的授旗。

華為五大軍團舉辦誓師大會,任正非:和平是打出來的

(圖/視頻截圖)

這條視頻最早是在華為心聲社區上傳,從背景音樂到剪輯手法,都洋溢著一種滿腔熱血上戰場的基調。

早在今年4月,華為首次成立了煤礦軍團。10月又發文成立了海關和港口、智慧公路、數據中心能源和智能光伏四個軍團組織,矩陣變得更大。在華為內部,「軍團」這個組織和華為三大業務——運營商BG、企業BG、消費BG等屬於同一個級別,由任正非親自督戰。

任正非本人曾有過14年的當兵經歷,他在發言中慷慨激昂地說,「和平是打出來的,我們要用艱苦奮鬥,英勇犧牲,打出一個未來30年的和平環境,讓任何人都不敢欺負我們。」

受到美國打壓後,華為手機這塊每年數千億元的現金牛業務受挫,建立軍團是華為的背水一戰。

「軍團」這個概念是華為向谷歌取經得來。2019年1月,彼時華為還沒有遭遇美國制裁,任正非在杭州研究所業務彙報會上的講話表示,「要向谷歌軍團學習,撲上去,殺出一條血路」,希望算法研究員不要只是埋頭做研究,關在深宮大院裡面,要直接殺到項目中,到戰場上立功。

華為五大軍團舉辦誓師大會,任正非:和平是打出來的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 圖/視覺中國)

任正非曾在接受採訪時強調:「軍團」就是把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技術專家、產品專家、工程專家、銷售專家、交付與服務專家全都匯聚在一個部門,縮短產品進步的周期。他期待軍團組織要能打破現有組織邊界,快速集結資源,對商業工程負責,為公司多產糧食。

煤礦、智慧公路、海關和港口、智能光伏和數據中心的智能化升級都是巨大的市場。以煤礦為例,任正非曾表示,中國有5300多個煤礦、2700多個金屬礦,如果能把這8000多個礦山做好,對華為空間很大

「2020年我們點亮了一個煤礦、一個鋼廠、一個港口,未來2到3年,我們希望點亮千百個煤礦、鋼廠、港口。」任正非說。

最早成立的煤炭軍團由華為運營商BG原總裁鄒志磊任董事長,新成立的四個軍團一把手已通過內部公開競聘產生:楊友桂擔任數據中心能源軍團CEO,陳國光擔任智能光伏軍團CEO,兩個軍團向華為數字能源公司總裁彙報。荀速擔任海關和港口軍團CEO,馬悅擔任智慧公路軍團CEO。

雖然華為的決心非常堅定,但是前方的挑戰和困難也很多。

一位華為員工就在這條視頻下留言,軍團沒有研發體系直接支撐, 行業解決方案專用性非常強,不是一套軟體各個行業都能用的東西。沒有自己的研發體系,戰線會拖得很長,一個需求等很久。這也確實是目前軍團面臨的問題。

如果看谷歌的「軍團模式」,之前華為總裁辦轉發的《Google的秘密軍團》一文中提到,谷歌內部是研究和開發不分家,基本上沒有研究部門,所有開發人員遇到實際問題需要時,因為沒有可以指望的研究做後盾,只好自己做研究(實際上谷歌有一個很小的研究部門,但是所有的研究員都在第一線搞開發)。

華為五大軍團舉辦誓師大會,任正非:和平是打出來的

(圖/視覺中國)

這樣一來,對每一個工程師的要求就特別高,谷歌招攬了眾多美國頂尖計算機系的博士畢業生,儘可能給大家創造寬鬆的工作環境並提供各種各樣的福利,就是為了吸引並留住這些聰明人。華為目前也在做「天才少年」項目,也在為公司招募高級人才。

因此,真正要讓軍團組織做深做大,需要作戰的決心,也需要建立一個穩定的高級研發團隊資源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