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奇趣     2021年10月22日

每當提起「釘子戶」這三個字,大家內心的感受應該各不相同。在城市現代化高速發展的背景之下,總會出現拆除舊居民區,修建新居民區的情況,而很多人便看準這個商機,與拆遷商談判時坐地起價,藉此機會狠狠撈一筆,並且表示補償款不滿意便拒不搬遷,這便是「釘子戶」。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不過,也有情況相反的時候,拆遷商僱傭工人暴力拆遷,補償款卻遠遠低於該地區實際標準。這時,大眾便會站在「釘子戶」這一邊,為他們聲援。但刨除金錢問題,很多人不願意搬遷原因還有一個,便是對老房子的情感寄託,中華民族向來是一個重視根源的民族,捨棄老房子無疑也是在拋棄對過去的寄託之情。

在我國河南鄭州高新區,就曾出發生過這樣一幕,一戶人家因為對舊住宅有深厚感情,不願意輕易搬遷,儘管開發商將補償款升為88億,他們依舊沒有同意。這個數字,即便在北京、上海這些寸土寸金的城市都極其少見,畢竟一戶人家的占地面積是有限的,超過億元已說明其所在地區價值不菲,更何況已經接近百億元。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這戶人家姓「任」,但他們這樣做並非任性,因為任氏一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那裡。這座老宅子最早可追溯於清中葉時期,由一位姓任的官員建造而成,經後代幾番擴建,才變成大家今天所看到的多重四合院建築群。與一般的民居不同,像這種有上百年歷史的宅子,其中必然傾注了任氏幾代人的心血,其價值已然不能用金錢衡量。

但任家當時的情況也比較尷尬,因為周圍的住戶已經全部答應拆遷,擺在他們面前的不僅僅是88億元,還有其他住戶的期待,甚至是指責。如果任家不同意拆遷,必然會影響這個地區的重建進度,周圍住戶則被連累。可即便在此重壓之下,任家人依舊沒有妥協,他們不願意看到祖傳老宅就這樣被毀。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最終,這件事驚動當地相關部門,他們也好奇任家老宅到底值不值88億元,是否蘊藏有更為重要的歷史價值與文化價值,便派遣專家前往勘察。眾人萬萬沒有想到,專家在參觀任家老宅之後,所給出的答案竟然是:拆不得!

進入任家老宅之後,雖然可以感受到它濃郁的歷史氣息,但並沒有損壞嚴重的現象。我國很多古老宅院,因為沒有得到妥善「照顧」,經受時間的洗禮,早已變得殘破不堪。但這座宅子卻截然不同,說明任家人世代呵護古宅,從清朝到今天,期間歷經多次戰爭,依舊沒有被破壞,足以見其用心至深。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接著向古宅深處走去,便可以看到一塊寫著「輔翼國政」四個大字的牌匾,它同樣光亮如新,沒有被歷史的塵埃所淹沒。而這塊牌匾也是任家人最為自豪、驕傲的地方,據傳其由清朝道光皇帝御賜,迄今為止也有兩百多年的歷史。

從那四個字中也可以看出,「輔翼」二字與一般的評價、嘉獎不同,再加上後面的「國政」二字,說明任家先祖是一位才華、能力出眾之人,要不然也不會得此評價。因此,這塊牌匾便可以證明任家曾風光無限,要是單單因為金錢將老宅出賣,可能任家人也會覺得愧對祖宗。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然後來到老宅的東西廂房,可以在門窗上看到有關「仙鶴雲海」、「麒麟送子」等極具中華傳統文化的古樸木雕,精緻而又不失其韻味。類似於這樣的雕刻在其他房間也有,甚至在房梁之上都可以隱約看到雕飾。

任家老宅的價值已經無法用金錢衡量,所以專家才會稱其:拆不得,一同力保留下這座古宅。2017年,任家古宅正式改名為「鄭州天祥博物館」,其中「天祥」二字取自原村落的名字天祥寨。如今,每當經過鄭州高新區東史馬村時,總會看到一幕奇特的畫面,在現代化高樓大廈之間坐落著一座古韻十足的博物館。

一釘子戶,補償幾十億也不願意拆,專家進屋勘察後:拆不得

像這樣的情況,在我國各個城市發展過程中都會遇到,如何得兼古宅與城市開發發展,是所有城市需要面對、解決的問題。城市的快速發展固然為我們帶來諸多便利,可同時也捨棄了諸多美好的記憶,更多時候大家也只剩下感嘆與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