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資訊     2021年10月15日

為什麼我國藥企出不了華為、京東方、海爾那樣堪稱民族驕傲的世界級大企業?

這是一個既複雜,又簡單的問題。

說它複雜,是因為它不僅在技術上和國外藥業巨頭上還有很大差距,還牽涉到國家關係、利益集團等問題,根本無法用幾句話來講清楚。

說它簡單,是因為我國藥企的確有些「不思上進」了。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300家國內藥企,打不過1家外企

在我國7000多家製藥企業中,有373家上市企業,而這些藥企去年的研發投入總額為613.7億元,屬於打一百輩子工也賺不到系列。

但也得分跟誰做對比,這點錢跟普通人比起來那自然是天文數字,可是跟外國同類型的公司相比,它是真的不夠看。

同樣是2020年投入的研發費用,在全球十大藥企中排名第一的羅氏投入了138.5億美元,合人民幣907億元;升到第二的默沙東在研發上投入了136億美元,合人民幣890億美元;下降到第三的強生,投入了121.5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795.7億元;第四的百時美施貴寶(BMS)投入了111.4億美元,等於729.6億元。

只有排到第5名的輝瑞公司,研發投入才比613.7億高出一點,相當於人民幣615.6億元。

別說超過世界第一的羅氏了,把我國這373家上市藥企綁一塊,都要被排名第五的輝瑞吊起來打。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在研發費用上,300多家藥企打1家外國藥企,還打輸了,這讓人能說什麼呢?

而且這600多億研發費用還是373家國內藥企加在一塊兒的數字,如果做個簡單的乘除法,那麼平均下來,一家國內藥企在2020年的研發投入,只有聞者傷心見者流淚的1.65億元。

顯然,國內藥企根本就沒重視新藥研發,那他們重視的是什麼呢?

營銷

刨去發給員工的工資後,這373家藥企用於學術推廣、宣傳、招待等方面的費用足有2118億元,平均每家藥企每年花在營銷上的錢就有5.6億元,等於研發費用的3.4倍。

就拿我們熟悉的某製藥來舉例,去年花在「學術推廣費、招待費、會議費、宣傳費」上的錢就足有80.28億,相當於每天花掉約2200萬。

某製藥董事長還自曝稱,公司一年開6.4萬場推薦會,平均每天開175場。2200萬平均下來,每場要花去12.6萬人民幣。如此頻繁的推薦會,每場如此之高的花費,實在是有些超乎人的想像。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但是在面對「這些錢花在哪些具體項目上」,「這些錢以什麼樣的方式花出去」這類問題時,某製藥又顧左右而言它,含含糊糊,轉移話題,頗有些獐子島扇貝的風範。

某製藥是真的不想把這些情況披露給大眾嗎?

不是不可以,而是不能,因為這些錢並不僅僅是單純的「諮詢費」「推廣費」,還包含了一連串不能見光的「內幕」。

「關節」通多了,自然也就不研發了

要想把藥品推廣出去,光是產品質量過硬是不夠的,還得「打通關節」。只有醫院的主管領導點了頭,藥廠的產品才能順利賣出去。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藥企一般會贊助藥劑科主任參加國際會議,專家沙龍,或是購買培訓課程。每次進行「推廣」,則會附帶旅遊、高價禮品、「車馬費」,或者乾脆就是現金,讓醫院領導大撈特撈。

只有把醫院領導的荷包喂飽,藥品才能順利推銷。

到那時,藥企在「通關節」上的損失,則會轉移到每一個前來買藥的消費者頭上。而在營銷費用已經相當高昂的情況下,出於節約成本的考慮,藥企自然也就不再想研發新藥,提升自己的市場競爭力了。

畢竟,靠耍嘴皮子就能達成的目的,為什麼要費力不討好地去搞研發呢?

這類事件並非胡編亂造,而是有著充分的現實案例。

就在今年4月,哈爾濱某製藥有限公司旗下的藥品因為存在商業賄賂,被浙江省醫藥價格和招采失信等級評為「嚴重」,並且被暫停了該企業的藥品在線交易。

在這件事發生後5個月,宜昌某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的4款藥品又因為在河南省有商業賄賂行為,被河南省醫藥價格合招采失信等級評定為「嚴重」。

而這兩件發生在今年的商業賄賂案件,也僅僅只是醫藥行業龐大「灰產」的冰山一角罷了,我國大名鼎鼎的某製藥、某生物、某藥業、某生物,也都曾經捲入過行賄風波當中。

相比之下,華為公司簡直就是那個別人家的乖寶寶。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華為是怎麼乾的?

華為是怎麼變成企業標杆的?

除了孟晚舟事件帶來的民族情感加持之外,華為本身也付出了大量努力。

在2021年企業研發投入的排行榜中,華為公司以1418.93億元的巨額投入,遠超阿里巴巴和騰訊公司,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第一。

並且就在今年9月1號,巴黎-薩克雷大學高級科學研究所(IHES)發布聲明,稱2002年的菲爾茨獎得主,法國數學家洛朗·拉福格 (Laurent Lafforgue)將加入華為,開展基礎研究。

可能大家對於這個消息,會感到十分陌生,菲爾茨獎是什麼東西?

這個法國人又是什麼來頭?

華為又為什麼要請一個數學家?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菲爾茨獎,又名國際數學發現獎,它和阿貝爾獎一樣,都是數學界諾貝爾獎級別的獎項。並且它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只頒獎給年齡不超過40歲的科學家。

如果你在取得重大成果時超過了40歲,那麼對不起,你還是得不到這個獎項。

所以每個菲爾茨獎的得主,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註定會寫進教材的人物。

而這位被華為高調邀請的洛朗·拉福格,早在1984和1985兩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中就奪得過銀牌,在2000年成為法國高等科學研究所的數學教授。

此後,他又憑藉自己在數論和分析領域對Langland計劃的重要貢獻榮獲菲爾茨獎。

2003年時,他成為法蘭西科學院院士。

一言以蔽之,這位是比大佬還要大的巨佬,他能主動加入,實屬華為的幸運。

那為什麼華為一個搞通訊設備和5G的公司,要去請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數學家呢?

對外我無力研發,對內我大筆行賄:中國藥企為什麼出不了世界級大企業?

因為數學是一切科學的基礎,無論是地理、物理、生物還是其他,每種科學都必須使用數學的工具,否則科學研究就無法進行。而每當數學上產生了突破,也總會反哺科學的發展,也許這個時間會很漫長,但肯定有用。

而華為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一直以來都對數學人才的培養十分重視。

早在2006年,它就在法國與俄國這兩個數學強國里建立了研究所,用來培養自己的數學人才,其目光之長遠,根本就不是短視的國內藥企所能比較。

但我國的藥企未必就沒有走出去的機會。

如今我國已經開始在醫藥領域重拳打擊商業賄賂,醫療器械集采也已經常態化,相信這部分用來行賄的錢會更多流向它應該去的地方。而新冠病毒的流行,在給人類帶來災難的同時,同樣也給了我國藥企一線希望。

在輝瑞、莫徳納、阿斯利康疫苗紛紛爆出問題時,只有我國疫苗依舊堅挺如初,並且嚴重不良反應幾乎為零。

國外巨頭遭到重挫,國內藥企建功,這無疑是個好的開頭。但能否就此揚帆出海,打破外國在生物製藥上的壟斷,就看我國藥企能不能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