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資訊     2021年10月05日

90年初,有許多科學家建議,把喜馬拉雅山炸開50公里,降低2000米高度,形成一個豁口,把印度洋的暖流引導向西北,使西北變成降雨區。

1994年,當時的中國首富、民間企業家牟其中也曾提出,炸開喜馬拉雅山,在青藏高原建立水汽通道,把印度洋濕氣流引到中國西北,讓中國西再次成為綠洲。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青藏高原正在變「暖」變「濕」

然而科學家卻發現,不需要用到核彈,青藏高原的氣候正在發生重大改變,青藏高原正在變得又暖又濕。

本世紀以來,青藏高原湖泊水量以每年80億噸的速率增加,導致湖泊水位以年均0.14米的速率上升。

科學家利用Landsat影像數據, 對青藏高原近40年來的湖泊數量和面積變化及其與氣溫和降水關係進行了詳細研究。結果發現, 1976年面積大於1 km2的湖泊數量為1 080個, 總面積為4.0×104±766.5 km2; 1995年減少到930個, 面積下降了5.6%;到2000年又增加到1 174個, 總面積為4.1×104±443.7 km2;;至2018年數量達到1 424個, 總面積高達5.0×104±791.4 km2。20世紀70年代-2018年, 青藏高原湖泊總面積增長了25.4%, 但趨勢不是均一的, 具有20世紀90年代中期的低值, 2000-2010年的快速增長, 2010-2016年的緩慢增加, 而近2年又出現擴張加劇的現象。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青藏高原湖泊分布及其數量與面積變化

與湖泊擴張相對應的就是,青藏高原正在變綠,衛星遙感影像顯示,在過去35年間,隨著高原暖濕化進程加快,青藏高原生長季植被覆蓋率和綠化程度均顯著增加,濕地退化速度明顯減緩,農田適種範圍擴大,高寒草原、高原森林面積增加。這些都揭示出青藏高原的生態系統在變好。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青藏高原正在變「暖」、變「濕」,研究表明,近60年來,青藏高原暖濕化顯著,年平均氣溫增速超過同期全球的兩倍。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從1961年至2020年,它的年平均氣溫每10年上升0.35℃,超過全球同期增溫速率的2倍,也是我國八大區域中升溫速率最快的地區。其中,羌塘高原和柴達木盆地溫升超過0.40℃/10年。

以西藏自治區為例,數據顯示,過去50年,西藏地表年平均氣溫平均每10年升高0.31℃,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不管是從近期(現今~2050年),還是遠期(2051~2100年)來看,西藏高原的氣候都將以變暖和變濕為主要特徵,換言之,西藏高原變暖變濕的氣候特徵將持續整個21世紀。這一說法出自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與西藏自治區政府近日在拉薩聯合發布的《西藏高原環境變化科學評估》報告。

氣溫上升、降水增加,高原地區更加綠色,空氣更濕潤,牧草產量增加,野生動物生存空間得到擴展,這是好的一方面,但與此同時,災難也隨之而來。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青藏高原面臨災難

高原是地球上中低緯度地區最大的冰川作用中心。冰川覆蓋面積約4.7萬平方千米,占全國冰川總面積的80%以上。現代冰川主要集中在念青唐古拉山、喜馬拉雅山中段、西崑侖山、喀喇崑崙山和祁連山等地。雪線高度位於海拔4 500~6 200米,大致東部低、西部高,南部低、北部高。高原上冰斗、槽谷、冰磧壠堤及冰水洪積扇等古代的與現代的冰川地形普遍發育

隨著青藏高原開始變暖,青藏高原冰川退縮得非常強烈。過去50年來,青藏高原及其相鄰地區冰川面積退縮了15%,高原多年凍土面積減少了16%。其中小冰川退縮的趨勢更為強烈,有預測說未來五六十年,一些小冰川可能會消失。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2016年7月和9月,阿里阿汝地區先後發生兩次冰崩事件,造成人員死亡。2018年我國藏東南地區發生色東普冰崩,導致堵江、堰塞湖及潰決洪水等連鎖過程,給人民生命財產造成了嚴重損失。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高原暖濕化也減弱了凍土的穩定性,凍土的活動層變厚,甚至可能導致凍土層中地下冰和地下水的融化、位移、凍結,並造成水土流失。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這對青藏高原工程建設有非常重要的影響,現行的建築地基厚度標準需要重新評估,這將給民房安全使用、公路運輸養護、鐵路安全運營等工程建設帶來新的挑戰。

青藏高原分布著眾多的冰川、湖泊, 是大江大河的發源地, 也是南亞、中亞水資源的重要補給保障, 被稱為"亞洲水塔",數萬條冰川和1000多個湖泊構成了這個水塔的巨型固態水庫和巨型液態水庫,亞洲十幾條大江大河的源頭都位於此。其任何一個圈層的些許變化,都會影響到周邊眾多。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而全球變暖背景下青藏高原冰川減少伴隨著冰雪融化,這將影響其下游長江、恆河等河流流量,進一步威脅到下游城市的供水系統、食品安全及能源生產,波及全球產業鏈。

除此之外,青藏高原的暖濕還會引發未知的災難。在2015年,美國和中國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在青藏高原冰川中鑽取冰核樣本,他們鑽進了 50 米,期望能找到一些東西。研究人員共發現了33組病毒,其中 28 組是新的病毒,並且大部分病毒與同時出現的大量細菌有關,包括甲基桿菌、鞘氨單胞菌和紫色桿菌,這表明病毒感染了幾個大量的微生物群。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而在冰川融化之後,病毒被釋放,而人類健康的自我防禦機制,不會預見到那些在人類社會中已經消失了幾千年的病毒會重新出現,因此針對這些病毒的抵抗能力很脆弱。

這些病毒可以通過空氣找到宿主,一滴從融化的冰水中蒸發的帶有病毒的浮質有可能在另外的地區形成新的降水,從而侵入人體或生物之中。

科學家曾提議炸開喜馬拉雅山,改變青藏高原氣候,如今正在奔現?

此外,高原冰川、多年凍土的融化會以二氧化碳、甲烷等形式,釋放出遠古時期封存於其中的有機碳,進一步加劇全球變暖。

變綠的青藏高原,有機遇,也有災難,如何對青藏高原進行綜合治理,合理把握機遇,這對中國來說,也是一個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