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歷史     2021年09月17日

1985年9月22日,美、英、法、日、聯邦德國的財政部長以及中央銀行行長,在紐約廣場簽訂了「廣場協議」。

這一協議之後,日元對美元升值了一倍。而這個時期的日本經濟空前繁榮,大量資金流入日本本土。然而就在「廣場協議」簽訂不到五年,日本經濟呈現斷崖式狂跌,以至不少人將日本泡沫經濟與「廣場協議」划上了等號。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故,許多人將日本斷崖式的經濟滑坡歸結為「廣場協議」帶來的「惡果」。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廣場協議」與日本泡沫經濟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事件,但礙於兩者出現在同一時期,才使得不少人、乃至於輿論誤讀了它們。

其實單論日本當時的經濟,一場簡單的「廣場協議」根本不足以擊垮日本親手創建出來的「經濟神話」。歸根結底,還是因其太過於「作」。

要知道那時候,縱使是美國,也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被其視為「附庸」的國家,甚至不少美國人驚呼「日本將和平占領美國」。不單單是美國,中國、德國、法國,乃至於全世界,都曾因日本快速增長的經濟,背負著巨大壓力。

那作為二戰戰敗國,日本憑什麼能在短時間迅速崛起?又給世界帶來了何等衝擊力?這一切都要從日本二戰失敗後說起。

二戰之後,世界各國俱都陷入了恢復期。這段時期,世界有兩個國家開始出來搞事——蘇聯、美國。

為了獲取更大的利益,美國將觸手伸到了亞洲地區。為了遏制中國和蘇聯發展,其決心扶持日本,於是就有了所謂的「道奇路線」。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何為道奇路線?在日本尚未投降之前,美國和蘇聯的關係就不太對付。隨著紅色政權迅速擴張,美國自覺在亞洲有必要建立一個基地,以遏制紅色政權的發展。

那時候的美國,實力空前強大。在野心和利益的趨勢下,其想建立一個以美國的價值觀和政治經濟利益要求為準則的資本主義的全球經濟和政治體系。說白了,就是美國想要「當老大」。可隨著中國共產黨在解放戰爭節節勝利、蘇聯的日趨強大,這都讓美國感受到了空前的壓迫感。

眼瞅著紅色政權不斷擴張,美國覺得有必要制定一個「遏制政策」。這也成了美國發展新經濟、政治體系的重要一環,而戰敗的日本,恰成了最好的選擇。

由此,日本在美國人心中的地位直線上升。為了讓其早日對抗中國,在亞洲重新站穩腳跟,美國決定就日本經濟、政治,實行「穩定經濟九原則」和「穩定工資三原則」。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日本經濟自戰後有了恢復的基礎。

當然,此時的日本也並非我們所想像的「一夜回到解放前」。在二戰之前,日本的工業在世界上也是排得上號的。如今工業的「種子」尚在,只要有一定的經濟刺激,其工業倒也能恢復。

但這時候美國沒有明確「道奇路線」,日本的確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經濟蕭條期。再也不能從他國掠奪原材料和農產品的日本,原有的工業體系、農業體系紛紛陷入停滯。溫飽尚且不能滿足的日本人,也只能回歸原始——耕種。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按照正常的軌跡,日本在戰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將陷入物價和工資輪番上漲的惡性循返,乃至於產生通貨膨脹。

技術得不到革新、經濟短時間無法恢復,可以預見的是,日本若是沒有美國橫插一腳,現在的水平也就和澳大利亞等國家一般。可自從美國來了之後,日本從內而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久,韓戰爆發,這無疑徹底「激活」了日本經濟。

自1948年起,日本的經濟其實已經擺脫了生產萎縮期。在加強稅收、凍結工資、削減財政補貼等系列動作後,日本的經濟出現了一定好轉。但隨之而來的,則是生產停滯、失業增加,這無疑有可能進一步將其拉進深淵。

而韓戰爆發,助長了日本的「特需經濟」,變相解決了通貨膨脹帶來的危機。畢竟日本距離朝鮮戰場近、交通方便,這些都給了日本巨大的發展機遇。

往日利用戰爭處理費,在日本籌措駐軍物資的美國,這次直接「買」!不論是物資還是勞務,都由美國掏錢。在韓戰期間,美國每年都會向日本發出幾十億美元的軍事訂單,自此,日本就成了美國的軍需品軍工廠和後勤供應的基地。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有了美國這筆資金的注入,日本本土不少企業再度恢復生產,下崗的工人紛紛上崗。由此,企業開始盈利、就業問題得到改善。

但對於日本來說,短暫的戰爭需求期過後,必然又將迎來一輪新的經濟危機,唯有轉變經濟模式,才能徹底擺脫這種局面。

而韓戰,帶來了這個機會!

往日出口各類產品的美國,因投身於戰場,自身出口能力下降了不少。日本商品藉此機會,一舉打入了國際市場。1952年,日本的出口額就是1949年的2.7倍,原本積壓在手上的各類物資,俱都銷售一空。

隨著出口額增加、特需經濟的注入,這讓日本的諸多投資人再度恢覆信心,以至證券市場出現了活力。實業經濟恢復、證券市場再度激活,使得日本的經濟空前活躍了起來。

雖說不久朝鮮停戰談判開始,美國不再向日本訂購大量軍需訂單。但此時日本的經濟已經被激活,國民收入增加、溫飽得到保障,一個全新的日本經濟時代就此展開。

這個時代的日本經濟,用一個字形容——快。生產快、消費快、投資快,隨著收入的增加,人民生活穩定,消費自然有所增加。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這也好理解,沒錢的時候,大家購買物品,都只是買一些柴米油鹽;有錢了,自然就會買好車、奢侈品。

由此,消費刺激著日本經濟。有需求,就有供應,如此循環,資本積累了更多資金,這也為之後的技術革新創造了有利條件。

隨著時代發展,技術革新是在所難免的事情。尤其是日本早先的工業設備陳舊、技術落後、生產率低,這些無不導致產品成本過高。相同的物品,大家選擇的肯定是質量更好、價格更低的那款。

若是不及時進行技術革新、降低價格,日本極有可能被踢出局。

意識到這一點的日本商人,開始轉變模式,紛紛從歐美等國家進口各類先進設備、引進先進技術,以求提高生產率、降低成本。

在原始資金積累下,他們也有能力做這樣的事。大量的先進設備被引進回國,技術進行革新,

電力、鋼鐵、海運等產業部門,紛紛進行轉變。在消費景氣的刺激下,有了投資景氣;而在投資景氣的刺激下,則變相促進了日本經濟體系改革。

而這種新技術革命,正是日本經濟「跳躍式」高速發展的物質基礎!所謂物資基礎,即以「科研成就轉化為生產力」的新模式。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而這個時候,日本又遇到了一大機遇——世界重化學工業資源產量激增,原料、燃料市場相對過剩。

彼時亞洲、非洲等國,大力開發本土資源。而歐美等國家,則因國內資源短缺,急於在國外另找新礦。

就此,大量的資源被開採出來。瞧著這一契機的日本政府,大力興建大型專用碼頭、專用船以及沿海鐵路,再與發展沿海工業結合起來。這樣一來,日本進口的煤炭和石油到岸價格遠遠低於美國的消費地價格。

有了原材料輸入,再加上美國等國家忽視了民需產品,重點放在了軍需、航天等少數工業,這無疑都給了日本機會。

在美國的保駕護航下,日本的經濟像是開快車一般,開啟了持續18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到了1970年,日本已經成長為僅次於美國和蘇聯的「經濟大國」。這時候的日本有多瘋狂,用一個字形容當時日本的大型化技術和民用電子技術——強!

當時的日本,工業技術和生產管理水平已經趕超世界上不少先進國家。而在生產技術和民用電子技術方面,那更是處處遙遙領先的地位。

鋼鐵、造船、水泥等方面的勞動率名列世界前茅;造船、工具機、電視機等重要工業品的產量已然躍居世界第一;汽車、化纖、合成橡膠等位列第二;就連鋼鐵、電力、水泥等產量也僅僅弱於美國、蘇聯,排名第三!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也是這個時期,索尼、日立、東芝等一大批日本電子企業相繼興起,並大有趕超美國,坐穩「高技術產品龍頭」之勢。向來被美國視為驕傲的高新技術產業,日漸喪失競爭力。不止美國,德國、法國、英國等國家,也被日本的風頭徹底蓋住。

就連尚在發展中的中國,也以買「日貨」為榮。日產的收音機、摩托車、照相機等,這些「新鮮玩意」多從日本流入,讓中國消費者爭相購買。那時候的日本商品,代表的就是時髦、先進。

日本的產品充斥全球的市場,日本的資本也在瘋狂地擴張,甚至有美國人還擔驚受怕地說「日本將和平占領美國」。

反觀美國,經濟卻出現了大問題。與日本的經濟高速增長相比,美國不僅不再是最大的債權國,就連美國本土不少不動產都歸入日本商人門下。這讓許多製造大企業、國會議員再也坐不住了。

那些年美元不斷升值,導致貿易順差迅速擴大,這使得美國製造業日益蕭條。若是美國政府不出手干預外匯市場,只怕美國的經濟問題會越來越嚴重。

向來奉行「強勢美元」的美國政府,也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在諸多經濟學家、國會議員、大企業企業家的遊說下,美國政府決定聯合日本等四個國家,干預外匯市場。這之後,日元迅速升值,而其他國家則大量拋售美元,使得美元大幅度貶值。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一旦貨幣升值、貶值,將會帶來極大的影響。於日本來說,貨幣升值,的確能擴大自己的海外市場,可出口產業也相對會受到打擊;於美國來說,貨幣貶值,其出口產業必然有所回暖,可這也註定大量資金將流向他國。

而流出的大量資金,自然注入了日本國內市場。原本飽和的日本市場,隨著大量流通資金注入,日本國內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投機熱潮」!

這裡所說的是投機熱潮,而非投資熱潮!所謂投機,即來錢快、效益高。而在諸多產業中,當屬股票交易市場和土地交易市場的收益最高。

在有心人的鼓動下,「土地不會貶值」的神話傳播出來,這吸引著大量的投資者湧入土地市場和股票市場。在這個神話下,是一張張瘋狂的「大餅」和隨時都可預見破滅的泡沫。彼時的日本經濟,也可以用一個字形容——作!

你能想像東京23個區的地價總和足以購買美國全部國土?這明顯被鼓吹的地價,在政府的保駕護航下,依舊有人不斷貸款從事土地交易。

或許不少人會說,難道人們就看不出來這個「人造經濟神話」的背後,隱藏著的巨大危機?事實上,還真有一小部分人提出土地價格已經遠遠超過實際需求,日本經濟不久後將陷入衰退。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瞧著股票和房價短時間大幅上升,讓的不少人愈發大膽和自信。再加上民間鼓吹「早買早發財」、「房價永遠漲」,使得大量銀行也參與到了這場經濟狂歡中。於是在這個表現繁榮的經濟體下,似乎每個人都是腰纏萬貫。

要知道這時候東京的地價,已然被炒到足以買下整個美國國土的價格。對於那些坐擁東京地產的人來說,當下真就是「躺著賺錢」。而對於那些沒有擁有地產的人來說,本著「早買早發財」的道理,貸款也要買下東京的房子。

當手裡握著股票和房子,於他們來說,後半輩子將衣食無憂。過分的樂觀,促使他們透支消費。往日的非必需品,一度被拉上消費架。珍貴的藝術品、豪華跑車、海外豪宅,真可謂是什麼越貴,就買什麼!

可這種投機熱潮,並未真實帶動日本本土經濟發展。前面就說到,日元升值之後,其出口受到了一定影響。而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擴大內需」。

在「廣場協定」下,日元不斷升值,且不能調低匯率。這樣一來,日本商品對外的價格競爭力將急劇下降。無奈之下,日本本土只能擴大內需量,使得實業產業維持穩定。可那時日本在「房產經濟神話」的驅使下,已然沒有多少人再關注實業經濟。

可對於一個國家的經濟來說,真正支撐其正常發展的永遠是實業經濟的發展。唯有產出、消費,才能真正帶動一個國家的經濟。可在「投機熱潮」下,人們追求的不再是實業革新,而是度量手中股票和名下財產。

於是,就出現了一種近乎於畸形的經濟體量——期待通過資產價值上升而獲得利潤。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原本一塊錢的商品,被A以十塊錢賣給了B,B再以一百元的價格賣給了C,C以一千元的價格賣給了D。如此循環,手中的商品不變、原有價值不變,這就會導致一個問題:到最高位的時候,沒人再接盤!

如此一來,最後的持有者無法再獲得利益。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一旦資金回落到最初水平,最高位持有者將承受其前面所有獲得的利潤一樣的虧損。往往最高位持有者,俱都是貸款購買,這也無形中給國家財政帶來了風險。

日本政府自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開始數度出手。從採取平抑地價、對金融機構施加壓力等各方面,希求能遏制住現有的「泡沫經濟」。可對於日本居民、乃至於蜂擁而至的投資者來說,已然喪失理智。

不論是不舍抽身而出、亦或無法抽身而出,這些人都被巨大的利益蒙蔽了雙眼。到了1989年,日本政府感受到了空前壓力。這讓當局做了一個影響至今的決定——改變貨幣政策方向,上調中央貼現率。

與此同時,日本大藏省還出台了相關政策,要求所有金融機構控制不動產貸款。就連日本銀行,也要求所有商業銀行大幅削減貸款。

接連數個政策出台,的確有效抑制了更多人湧入股票市場、土地交易市場。可這些政策,也像一根針一般,戳破了原有的泡沫經濟。

前面就提到,這場經濟遊戲中,維繫著大家熱情最根本的原因,始終是對「利益的絕對相信」。在日本泡沫經濟初期,其貨幣一直升值,這無疑給國際資本投資提供了一個「穩賺不賠」的保險。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畢竟本國的錢不斷貶值,日元貨幣不斷升值,這就意味著就算將原始資金存進日本銀行,也將穩賺不賠。

大量的外來資金湧入,使得日本股價、地價都以不正常的速度增長。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日本的GDP,在如此多「熱錢」湧入的情況下,日本GDP增幅僅在5%左右。這意味著原本以實業著稱的日本,漸漸偏離實體經濟。

所以當日本政府親手戳破這個泡沫經濟之後,隨之而來的,則是十餘年的經濟不景氣。在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經濟出現了長達十年的經濟衰退!

經濟上的崩盤,給日本政治、社會都帶來了極大影響。於是在日本這場泡沫經濟背後,不少人將其歸結為「廣場協議」帶來的惡果!乃至於有人稱美國主導了日本經濟,堪有「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之意。

但事實真是如此?

早在「廣場協議」之前,日本的經濟增長率、勞動生產率都已然超過美國。而隨著美國刻意減稅、通過擴張性財政政策,美元不斷升值,致使美國對日本的貿易赤字達到了驚人的1130億美元。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而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則從76.6億美元增加到461.5億美元,這也就是說日本成了美國的最大進口國,反觀美國並沒有多大變化。意味著日本賺了更多的錢、賣了更多東西,美國給了更多錢。

那麼,日元升值、美元貶值,也不過就是一個時間問題。實際到了1985年2月,就已經出現了這種趨勢。而我們常談的「廣場協議」,不過就是加快這一進程。

當然,日元升值的確給日本帶來了不小影響。尤其是1986年,日本還出現了短暫的「日元升值蕭條」期。雖說之後不到半年,這種蕭條期就安然度過,但這卻給日本政府造成了一種錯覺,以至於當局連續五次降低利率。

銀行利息一低,就產生了大量的過剩資金。在市場上沒有相對具有前景的投資項目時,這些資金自然就流入了股票市場和房地產市場。

之後在日本的接連失誤操作下,使得本土經濟徹底崩盤。從這場「軟起點、硬著陸」的經濟遊戲中,能看出來,「廣場協議」更像是一把火,點燃了日本政府政策上的「油」!

在世界經濟一體的情況下,單一的政府其實並不具有干預國際貨幣市場的能力。即便是美國、日本等五個國家聯合,簽訂了「廣場協議」。

80年代時,日本的經濟達到頂峰,給了世界各國多大壓力?

可這份協議,又能真正干預世界經濟嗎?答案是否定的。在大環境下,政府並不可能隨心所欲干預國際貨幣市場。但可否認,政府往往會充當「助燃劑」的角色。

而在日本泡沫經濟這場經濟大戲中,美國正是扮演著這樣的角色。不論是聯合他國簽訂「廣場協議」,亦或阻止日本政府暫緩升息,都像是一次次助燃,讓日本經濟一步步陷入深淵。但毫無疑問,一個國家經濟的崩盤,必然與本國的政策、國情掛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