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軍事     2021年09月16日

就在前不久,日本首先菅義偉在公開場合做出來了一項宣布,那就是他準備卸任自民黨總裁這個職務了,這個消息對於日本政界來說,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不管是菅義偉是由於身體原因卸任的自民黨總裁,還是由於覺得無法平息目前日本的種種內憂外患,無法帶領日本在這個日新月異的大時代中更上一層樓從而「引咎辭職」,這些對日本政客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重要的是,菅義偉卸任了自民黨總裁的職位,按照日本的「政治規則」來說,那麼也就意味著菅義偉也就沒有資格繼續擔任日本首相這個職務了,最晚在九月底、十月初這樣的一個時間段,菅義偉就應該辭去日本首相的職務了,那麼下一任日本首相是誰呢?這才是日本國內政界最為關心的事情。

日本國內的政界,要「換天」了。

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雖然日本國內政界的各路「諸侯」都是躍躍欲試,想在菅義偉卸任之後,接替日本首相這個職務,但是很顯然,日本首相只能有一個,日本國內的這些各路「神仙」們,無論再怎麼「大顯神通」,最後的勝利者,也只能有一個人。

都是「鷹派」

而目前來說,在這些躍躍欲試的各路日本政界高官中,最有可能接替菅義偉日本首相職位的人,只有兩個,分別是那就是在日本民間和政界呼聲都很高的前外務大臣田岸文雄,和如今菅義偉最為欣賞,最為看好的日本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

按理說,日本國內首相的換屆選舉,無論最後的「勝利者」是誰,我們作為一個「外國」,都只需要發去賀電,恭賀一番對方成功當選也就是了,是不需要對這種事情有過多的關注,甚至是指手畫腳的,因為這件事情畢竟是日本的國家內政,而我們中國,向來是不會幹涉其他國家的內政的。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但是對於這次日本的首相換屆,我們卻不得不表現得多關注一些,因為不管是這位日本的前外務大臣田岸文雄,還是那位日本的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這兩位在日本國內的政界當中,可都是不折不扣的「鷹派」代表人物,都是徹頭徹尾的「反華」一派的人。

對於我們來說,這兩位不管是誰當選下一任日本首相,那都不是什麼「善茬」,絕對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主兒。

尤其是岸田文雄,這位「大人」的出身,那可謂是三世三公,他的父親和祖父,都曾經擔任過日本政府的眾議員,而且這兩位「大人」對於我們中國的看法,一直也不是多好。

在這種「累世公卿」,又非常「反華」的家庭中長大,岸田文雄自小就耳濡目染,對於我們中國向來是沒什麼好感的。

並且受到了他父親和祖父的影響,岸田文雄一直都在吹鼓著「中國威脅論」,認為日本從古至今發展不起來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國,只要能把中國給解決了,那麼日本的前途必然是「光芒萬丈、一片坦途」。

而且為了拉攏其他國家一起對付中國,岸田文雄還把中國描繪成了一個「大惡魔」,宣稱中國軍事實力越強,那麼對亞洲甚至全世界的國家來說,就越是一個威脅,不能讓中國這樣毫無顧忌地發展下去了。

就這樣,岸田文雄是一直在各方面試圖證明中國是日本發展的阻礙,並且一直都是由於中國的原因,日本人民生活在了「水深火熱」之中。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而且岸田文雄還多次插手台灣的事務,曾經做出來發言,自己一旦當選首相,那麼會繼續加深和台灣的合作。

可以看出來,岸田文雄還沒有當選首相,就已經在布局自己當選首相之後的種種事情了。似乎在岸田文雄的眼裡,日本首相的寶座早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這是早已經內定的事情。

日本想要「飛彈」?

本來我們對於這岸田文雄這種如此積極的好戰分子,當選日本首相就已經感到非常擔憂了,但是就在前不久,這位日本的「准首相」,又在瘋狂地發表自己對中國的看法。

其中,最讓我們感到難以理解的是他這樣的發言:「我們日本可以防禦住敵方的第一波飛彈攻擊,但是我們能否在第二波或者更多波飛彈向日本打來的時候,保護我們日本人民的生命呢?所以,日本需要有打擊敵方飛彈基地的能力,需要也用飛彈去打擊敵人,需要在敵方動手之前就把敵方給打倒了。」

好傢夥,這種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的論調,著實震驚到了我們,而且這各種論調,似乎是非常符合岸田文雄弄那種好戰的軍國主義分子的形象的——只要我先把你給消滅了,那就你就消滅不了我了。

這種近乎極端的強盜邏輯,竟然在日本又死灰復燃了。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但是,這種強硬的強盜邏輯,偏偏在日本國內是有著很大的市場的。岸田文雄此話一出口,便被日本媒體瘋狂地吹噓著,似乎已經把他看成了下一屆的自民黨新總裁,也就是下一任的日本首相。

從這裡來看,岸田文雄的目的似乎已經達到了,也就是說,岸田文雄說這種話的初衷就是為了給自己的競選造勢,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們注意到他,表現出來如此強硬的態度,也是為了能給自己樹立一個堅強剛硬的形象。

並且,岸田文雄的鬥爭對象,他的假想敵也還是中國,這在日本國內是非常「政治正確」的一個表態,越是高調地叫囂著要對付中國,打擊中國,越是能迎合日本群眾的心理,越是能給自己拉來一大票一大票的選票。

而且眾所周知,日本的政策風向等等,向來是跟著美國轉的。

在目前,中國和美國的對抗戰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深化,在各個方面,雙方都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在輿論方面,雙方更是打得你來我往,唇槍舌劍,好不熱鬧。美國在各個方面都在對中國實行「污名化」,甚至妖魔化,只要是我們國家做的,那一定是錯的。

在日本國內更是如此,無論是在媒體還是政壇,都直接就把對中國的各種汙衊作為了」政治正確「。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而日本的那些政客們受到了美國的這種風向的影響,也紛紛都對中國表示出來了強硬的態度,一方面可以迎合國內民眾們的心理需求,一方面是為了讓美國高興,獲得美國更多的支持。

而在長期浸淫日本官場的岸田文雄,對這些門門道道,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在這種日本首相換屆選舉的關鍵時刻,他更要趕緊給自己在國內拉一波選票,趕緊表現出來,對中國「誓死不屈」的形象,讓日本民眾以及美國對他送來更多的支持。

至於飛彈方面的事情,那其實是日本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了,早在上一任日本首相,也就是菅義偉的「前輩」安倍晉三在卸任日本首相的時候,日本方面就已經有了相關的提案,要日本發展「進攻型飛彈」,增加國家的「防禦力量」。

岸田文雄時值日本首相選舉選之際,他又重新提起來了這個問題,那麼這一定是可以收穫黨內那些「鷹派大佬」們的歡喜的,對他的選票也就不會吝嗇了。

日本沒資格「進攻」

但是如果真的說起來,日本發展這種「進攻型飛彈」是違背了日本憲法第九條,「日本的國防力量屬於純粹的防衛政策」的規定的,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

而且說起來,日本這個國家不僅僅是不能研究進攻型飛彈,它是根本沒有進攻其他國家的資格的。甚至日本這個國家,他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他的軍隊也並不是正常的軍隊。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要知道,在二戰時期,日本可是加入了軸心國陣營的,是屬於法西斯軍國主義,和德意志是同一個陣營。所以,在二戰之後,日本戰敗,日本的軍方的相應力量都已經被剪除了,甚至是被無情地「閹割」了。日本的軍隊也根本就不叫軍隊,而叫「國防自衛隊」。

也就是說,日本的軍備發展僅僅局限於防禦,給自己的國家提供國防,而不可能發展出來進攻別的國家的軍事力量。

這是日本作為二戰戰敗國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只要二戰之後的世界整體體系還存在,那麼日本就永遠不可能突破這這個體系,讓自己變成正常的國家,發展出來進攻的力量。

但是,日本自然不會滿足於這種限制,也不會甘心永遠地屈居於別人之下。

最近幾年,日本越來的越蠢蠢欲動,越來越想突破二戰戰敗給自己帶來的這種限制。想去改變自己國家軍隊只能被迫防禦的政策。

在安倍晉三執政日本期間,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能否改變戰後體制,把日本變成一個正常的國家,把日本的軍隊變成正常的軍隊。能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去修改憲法,讓日本的軍隊不僅可以被動被迫的防禦,而且可以主動進攻別的國家。

所以說,這個問題其實在日本並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但是每次拿出來,卻總是能促進一大批日本國民的「興奮點」,讓他們達到集體的「顱內高潮」。

不僅僅是岸田文雄做出來了相關方面的發言,另一位想競選日本首相的高官,高市早苗也已經做出來了異曲同工的表態,提出來要把自衛隊的名字改成「國防軍」,要增加相關軍備的研究與開發,提高軍事方面的預算。

可以看出來,從安倍晉三執政日本的時代開始,一直到現任的菅義偉,再到下一任打算參加日本首相競選的岸田文雄或者高市早苗,他們的腦子裡始始終終都有著進攻的想法,都是「不安分的人」。

發展日本的武裝進攻力量,讓日本的軍隊重回軍國主義的那種狀況,一直是日本歷任首相的政治追求。可以看出來,不管菅義偉卸任之後,下一任的日本首相是誰,對我們國家採取強硬的政策,這是一定的。

而且,日本政客為了能在國內獲得支持,能繼續矇騙國內選民們的選票,能繼繼續從美國那裡「化緣」,似乎早就已經把「中國威脅論」當成了他們的必備武器,一旦自己遇到什麼問題了,一旦自己「缺錢了」,就會拿出來「中國威脅論」吹鼓一番。

把日本描繪成,好像第二天就要被中國一顆「東風快遞」給炸沉了的可憐形象。而且似乎並不只是一個日本政客這樣,一大批日本政客都這樣。

別再「作死」了

在9月2日,岸田文雄對此就也做出來了相應的發言,面對日本的各大媒體,他果斷地宣稱,一定要保護日本的「價值觀」,一定要保護日本的「自由民主」,一定要保護日本的「人權」,日本將持續加深和美洲、歐洲、澳大利亞等具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的合作」,一定不會屈服於「權威的制度」。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這講話幾乎就是要指名道姓了,為了能在競選自民黨總裁的鬥爭中勝利,為了能競選當上下一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已經完全把自己扔在了美國的戰車上,就是要擺出來了一副與中國為敵的姿態。

但是我們要知道,中國早已經不是那個中國了,日本曾經肆虐中國大地,把中國無數老百姓摧殘的民不聊生,直到今天,也沒有一個正式的道歉。

這些都是歷史遺留問題,我們中國人向來講求的是,「我們銘記歷史,我們不銘記仇恨」。

我們可以不再拿這些事情為藉口去報復日本,但是,我們也絕對不希望日本的這些政客們,日本的這些從未消亡的軍國主義分子們,他們就可以裝作忘記這些事情的樣子,來表現出一副高高在上、洋洋得意的樣子來噁心我們。

我們表現出來的是友善,是誠意,是希望能夠走向更美好為未來的的善良,而絕對不是膽小怕事,絕對不是懦弱無能。

只要日本繼續堅持著這種錯誤的想法,那麼必然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就會落得萬劫不復的下場。

而且日本現在這種把自己和美國親密地、緊緊地綁在一起的行為,看似是獲得了世界最強國家的支持,但實際上無異於與虎謀皮。

日本「准首相」的瘋狂:叫囂用飛彈對付我國,真想清楚後果了嗎?

希望日本的這些執政者們不管是誰當選下一任日本首相,都應該記住以前軍國主義的教訓,日本復辟軍國主義的道路是根本走不通的,任何想憑藉發展飛彈等攻擊手段對付中國和幫助台灣的行為,都是在作死。

來而不往非禮也,日本繼續如此執迷不悟,看不清楚形勢的話,那麼就一定要想清楚,中國會給日本什麼樣的回敬,希望日本不要再犯以前的老錯,千萬不要做出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