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歷史     2021年09月16日

前不久,接志願軍回家的相關話題刷爆網絡,看之,聽之後讓人一瞬間破防,筆者就哭了一次又一次。今年(9月9日)是毛主席去世45周年紀念日,但他老人家的兒子毛岸英,卻永遠長眠在了朝鮮。

實際上,當年關於毛岸英同志的遺體究竟葬在哪裡的問題,曾起過諸多波折。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毛岸英的犧牲讓人痛心。烈士長眠之地,本該在烈士陵園。於是,在1954年,中央上作出了遷葬毛岸英墓地的決定。但誰也沒有想到,隔年動工時,一位朝鮮老婦人卻站出來說:

這是我兒子的墓地,誰也不能遷!

就這樣,就毛岸青遷葬一事,中朝雙方陷入了膠著。

那麼這位老婦人是誰?這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切還要從毛岸英自請加入中國人民志願軍開始說起。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成為第一個中國人民志願兵

在70年前的朝鮮戰場總指揮部,有兩個人因為身高拔尖,被志願軍戰士親切地稱呼為「楊大個子」和「劉大個子」。楊大個子叫楊大群,是個隨軍的戰地記者;而劉大個子嘛,是彭德懷司令的機要秘書。

一天,楊大群到司令部去辦事,看到「劉大個子」正一邊燒水,一邊嘴裡嘀嘀咕咕念叨什麼。他伸頭一看,好傢夥,全是外文,他一點都看不懂。

「你在幹什麼呢?」楊大群問。

對方回覆說:「我在譯書呢!」

楊大群聽完一愣:彭總司令這機要秘書的水平可真高,還會外文!」

然而楊大群並不知道,這個高水平的機要秘書「劉大個子」,正是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

為了不彰顯身份,毛岸英他直接用了妻子劉思齊的姓,變成了隨軍的「劉秘書」,融入軍隊,一直到他犧牲的那刻。

毛岸英身為毛澤東的兒子,有領袖之子的風範。

他曾在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和東方語言學院學習,在校期間參加過蘇聯衛國戰爭,同時,在學習上他也勤勤懇懇,懂英文,會俄文。一切的一切,連蘇聯領導人史達林都對毛岸英表示非常欣賞,在他回國前,還專門送了一把手槍給毛岸英做紀念。

從蘇聯回到中國,毛岸英並未因為是領袖的兒子獲得優待,同樣要從「基層」開始鍛鍊。一個留學歸來的高材生,就這麼帶著任務被主席送到陝北當了一段時間農民,搞土地改革去了。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當時毛岸英正擔任北京機器總廠黨支部副書記一職。不久,朝鮮國內局勢逐漸惡化,美軍的不斷逼近,一度威脅我國的安危。黨中央經過多次會議決定: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兵援朝。

要說當時中央上的這一決定,在開始時算是軍事機密,而以毛岸英當時的身份,還不到知曉這些機密事件的程度。那麼,後來他是如何成為一名志願軍的?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按照原計劃,當時志願軍隊伍會帶上一名俄語翻譯奔赴朝鮮戰場,但後來考慮到抗美援朝這事機密性較強,而原本的翻譯是個剛從外語學院畢業的新人,大家覺得不合適,中央上就決定再重新找一位。

但戰爭千鈞一髮之際,上哪用最快的速度找一名俄語翻譯?這時,曾在蘇聯留過學的毛岸英便進入了中央的視線,也理所當然地知道了中央上的計劃。

於是,毛岸英的心中也悄然做下了一個決定。

他先是找到了父親毛澤東,表示了自己的意願。嚴格意義上來說,毛岸英算是第一個報名成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兵。

而毛主席在知道兒子的想法後,點頭應允。當然,最後究竟能不能去成,還需要過總司令彭德懷的那一關。

1950年的10月7號,在志願大軍悄然出征前,毛澤東在菊香書屋給彭德懷踐行,順便安排毛岸英在一邊作陪。

席間,毛岸英也直入主題:

「彭叔叔,抗美援朝,有沒有我的份啊?」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當毛岸英提出參戰請求時,彭德懷大吃一驚。

毛岸英本以為彭德懷會像父親一樣,一口應下。然而,他的回答讓毛岸英失望了:

「去朝鮮有危險,美國飛機到處轟炸。你還是在後方,搞建設也是抗美援朝。」

彭德懷這話其實說的沒毛病。抗美援朝是保家衛國,是報效祖國,但留在國內搞建設,同樣是報效祖國。

彭德懷說完,一邊的毛澤東也沒表態,毛岸英心中有點著急。但去朝鮮這事,他是不會放棄的,就又懇求道:

「彭叔叔,您就讓我去吧。我在蘇聯當過兵,參加過對德國兵的作戰,一直攻到柏林。」

眼看著毛岸英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主席又在邊上一聲不吭,彭德懷顯得有點為難。他只能也將目光放到毛澤東的身上,想著主席應當不會縱容岸英「胡鬧」吧?可誰知,主席卻說:

「我看,你就收留他吧。岸英會講俄語、英語,你到朝鮮,免不了跟蘇聯人、美國人打交道,讓他擔任翻譯工作。」

毛岸英身為主席的兒子,有這份決心,這父子倆的舉動都讓彭德懷這個漢子內心觸動不已:

「毛岸英是我們志願軍的第一個志願兵。」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對毛岸英來說,能作出這個決定是不容易的。當時他剛新婚不久,妻子劉思齊還正好生病住院,工作忙碌的他只能抽空隔幾天去看望她一下。

後來在劉思齊的回憶錄中有寫過,毛岸英赴朝前他們最後相聚的場景:

「10月14日晚上九點多,我已經休息了,他突然來了。告訴我他外出了一次,並且第二天又要出差。他在我的病床前坐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深夜十一點多了才依依不捨地別我而去....我怎能想到,這竟是我們的永訣。」

此後,毛岸英奔赴了朝鮮戰場;

劉思齊的丈夫,毛澤東的兒子,也再無歸期。

毛岸英和朝鮮「阿媽妮」的故事

毛岸英奔赴戰場時,除去總司令彭德懷以及一些比較親近的人之外,其餘人都不知道毛岸英的真實身份。

最早,毛岸英擔任的是志願軍司令部辦公室的翻譯,他平易近人。彭德懷司令曾經多次邀請他一起吃飯,但都被毛岸英謝絕。他給出的理由也非常能說服人:都是一樣的飯菜,我和辦公室的參謀們一起吃更隨便些。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彭德懷哪裡不清楚這個孩子的想法,他就是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他想和普通戰士一樣,能快速融入部隊群體,與大家打成一片。

剛奔赴戰場那會兒,毛岸英的翻譯任務還不是很重。閒暇時間,他要不就是主動參與進辦公室的各項工作中去,要不就是在駐地附近走走,看看志願軍戰士們是否有什麼需求。

長期以來,因為太過親民,部隊里除本就知情的人外,竟沒有一個人發現毛岸英的真實身份。軍中將士們只知道他是「劉秘書」,與他打的一片火熱,還給他和戰地記者楊大群分別送了個「劉大個子」和「楊大個子」的稱呼。

在志願軍將士們眼中看來,毛岸英重情義,當過農民的他,對普通勞動人民,也都有著非常誠摯的感情。這裡就要說到毛岸英與因為朝鮮阿媽妮(阿媽妮是人們對朝鮮族身為母親的中年婦女的通稱)的故事了。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在朝鮮戰場,敵人的轟炸總是讓人防不勝防。

當時志願軍司令部所在的大榆洞是當地有名的金礦,這可是塊香餑餑,與此同時,志願軍司令部附近還集中了四部珍貴的電台,收發的電報比較多。美軍在通過空中偵查無無線電測向後,發現這是中國志願軍指揮部所在地,就開始經常派飛機在這片土地上空搞偵查活動,更可惡的是,他們的炮彈也開始毫不客氣地對著這塊土地發射開來。

這些從空中投放下來的炮彈,除了炸死、炸傷我國的志願軍外,給朝鮮當地百姓也帶來了不小的問題。

在二次戰爭開始前,美軍的頻繁轟炸導致朝鮮民房被轟塌了不說,大片的起火也將房子燒的丁點不剩。

有一次,在距離志願軍司令部不遠處的一處朝鮮民房未能逃過美軍的轟炸,隨著「嘭」的一聲響,房子瞬息之間就被點燃,濃煙滾滾。

毛岸英看到了,內心焦急不已,立即就跑到著火的民房附近,看到周圍的人指著著火的屋子哭喊著,他知道房子裡面還有尚且沒有跑出來的普通朝鮮民眾,當即連給衣服沾水都來不及,稍稍捂住口鼻向著火場就沖了進去。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他幾乎冒著九死一生的可能,從著火的民房中救出來了一位已經陷入昏迷的朝鮮阿媽妮。當阿媽妮從昏迷中醒過來,看到依然還在燃燒的房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崩潰地哭著喊道:我家孩子還在房子裡面啊!

喊完就不顧一切爬起來想要往房子裡衝去。

毛岸英看這情形,連忙阻止。周圍的民眾也連忙圍了上來安撫這位阿媽妮。這時的毛岸英呢?他將邊上群眾不久前才拎過來的水呼啦一下,全澆到身上,冒著大火,向那間在大火焚燒下已經變得搖搖欲墜的房子奔了過去....

邊上的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幸運的是,毛岸英速度夠快,在房子徹底倒塌之前,她背著一個小女孩成功逃出了火海!

當阿媽妮看著這個來自中國的志願軍戰士,冒著生命危險將自己和孩子從火場救出來,頭髮和衣角都被燒焦時,她內心深處的感受,真是語言都無法形容。

阿媽妮也是個可憐的女人,父親和丈夫都已經不在世,如今只留一個孩子陪著她。這個孩子再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會對她產生怎樣的打擊,也是可以預見的。

她當即一手擁著毛岸英,一手撫著他手上抱著的女孩大哭起來,口中還喊道:「你以後就是我的好兒子!」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當這場大火終於被撲滅,毛岸英和這位朝鮮阿媽妮家,也因為有了過命的交情,而產生了深厚的感情。

毛岸英有時間就會去阿媽妮家看望她們兩個,阿媽妮家條件也不好,幫不上什麼忙,但她也會經常去給志願軍送送水,噹噹嚮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可惜的是,在奔赴朝鮮戰場的第48天,毛岸英壯烈犧牲了。

11月21日,中央上曾給志願軍司令部發了一封電報:

為保證志司指揮機關及其領導同志的安全,中央責成志司黨委應成立決議,規定志司駐地應經常變動,電台應分散安置,防空洞必須按標準挖好,並布置地下辦公室。凡遇敵機來襲,負責同志必須進入地下室,任何同志不應違背。

11月24日,毛澤東又致電彭德懷等志願軍領導人,指出:請你們充分注意領導機關的安全,千萬不可大意。此次戰役中敵人可能使用汽油彈,請你們研究對策。

根據中央指示,彭德懷身為總司令,很快就召開了一次會議,決定在11月25日前將司令部全體人員疏散至各自的工作崗位。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然而,在11月25日這天,美軍在志願軍司令部上空投擲了幾十枚凝固汽油彈。按照中央上原本的撤離和躲避計劃,我軍的傷亡不會這麼慘重。然而,當敵軍汽油彈離艙時,毛岸英和另外一名戰士高瑞欣前一天晚上在山洞裡休息,回到地面辦公場所時,腹中飢餓,正準備熱飯吃。

但後來,飯熱好了,他們沒來及吃,敵軍的炮彈就落了下來,他們兩個都沒來得及逃出來。

彭德懷聽到消息後,一瞬間就面色蒼白。

毛岸英的死訊傳回中央後,當時顧及到主席的身體,周恩來等人都瞞著,沒有將這一噩耗告知與他。而當知道兒子犧牲的消息後,這位偉人,這位父親,盯著彭德懷發回來的電報足足看了三四分鐘,一句話都沒說。只有紅了的眼眶在向別人昭示著他內心的悲痛:

「戰爭嘛,總會有犧牲,這沒有什麼,誰讓他是毛澤東的兒子……」

毛岸英犧牲在志願軍司令部的辦公室,這裡離阿媽妮家非常近,也就葬在了阿媽妮家附近。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當初毛岸英救了阿媽妮和她的家人,後來,戰爭勝利後,阿媽妮就做好了用餘生來照看這座英雄冢的打算。

幾年下來,毛岸英的墓地周圍連一顆雜草,一顆雜亂的石子也不曾有過。當然,這位阿媽妮和周邊的所有朝鮮人民都不知道,自己守護的這位志願軍烈士,他並不是「劉秘書」,而是中國領袖毛澤東的兒子。

毛岸英犧牲後,為何他的遺骨沒有被送回國安葬?

1950年,28歲的毛岸英在朝鮮戰場犧牲,此後,他長眠於朝鮮。

1954年,當一切差不多塵埃落定時,解放軍總幹部擬了一封電報,提出可以將毛岸英烈士的遺體運回北京安葬。即便從級別上來看不能葬進八寶山革命公墓,但是葬入家鄉韶山的烈士陵園,也是很好的,起碼落葉歸根了。

但這一提議卻意外被否決。

而否決這項提議的,正是彭德懷。

當然,為大局考慮,彭德懷還專門發了一封電報給周恩來:

「我意即埋在朝北,以志司或志願軍司令員名義刊碑,說明其自願參軍和犧牲經過,不愧為毛澤東的兒子,與其同時犧牲的另一參謀高瑞欣合埋一處,似此對朝鮮人民教育意義較好,其他死難烈士家屬亦無異議。原電稿已送你處,上述意見未寫上,特補告。妥否,請考慮。」

不久後,周恩來作了回覆:同意彭的意見,請告總幹部部另擬復電。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後來,經過中央上的一致決定,毛岸英的遺體將由大榆洞移葬至朝鮮檜倉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

1955年,檜倉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大致修建完畢。清明節前夕,要開始將毛岸英等烈士的遺體陸續轉移至陵園內安葬。

然而就在戰士們來到毛岸英位於大榆洞的墓地,準備動工遷葬時,住在附近的阿媽妮聽到消息後,急忙趕了過來。

「這墳你們不能遷啊!裡面埋葬的是我的兒子,他是為朝鮮人民犧牲的,我要一輩子守著他。等我老了,我的家人會代替我繼續守著他,你們不能遷.....」

說著說著,阿媽妮逐漸渾濁的眼睛留下了一行眼淚。聲音逐漸哽咽的她,讓戰士們紅了眼眶。但是這墓還是要遷的啊!

最後,一位軍長站了出來,將墓中埋葬的烈士的真實身份告知於她。

得知真相的一瞬間,阿媽妮驚呆了,半天說不上來一句話。

「毛主席的兒子?」

1955年毛岸英遷葬,一朝鮮老婦為何說:這是我兒子,誰也不能遷?

過了好長時間,她才接受了這個消息:原來那個曾經救她與家人出火坑的戰士,那個平易近人的「劉秘書」,竟然是中國領導人毛澤東的兒子嗎?

最終,她儘管心中再不舍,也只能放下所有,擦乾淨眼淚,走到墓地前對著毛岸英的墳墓鞠了幾躬。阿媽妮只能任由被淚水模糊的雙眼,看著恩人的遺骨被裝殮起來,送向另一個地方。

葬入陵園後,毛岸英的墓碑背後有了這樣一段碑文:

毛岸英同志原籍湖南省湘潭韶山沖,是中國人民領袖毛澤東同志的長子,一九五〇年,他堅決請求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於一九五〇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英勇犧牲。毛岸英同志的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的精神將永遠教育和鼓舞著青年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謝謝那些年裡給毛岸英烈士守墓的朝鮮阿瑪尼。英烈,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