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歷史     2021年09月07日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1962年中印開戰前半個月,尼赫魯就叫囂要「以軍事力量對付中國」。兩天後,其國防部長揚言:要同中國打到最後一個人、最後一支槍。咬牙切齒,磨刀霍霍。

  印度人與生俱來的「自信」在軍中也體現的尤為明顯,印度軍方早年間就放話,印度士兵與中國士兵作戰可以以一當十。但韓戰時,他們的軍官去前線考察後,回來就改變了看法:不對,可以以一當六。

  對於囂張驕橫、咄咄逼人的對手,唯有打一仗!

  1962年10月20日,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正式打響。解放軍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短短一個多月就殲敵3個旅,打殘3個旅,共消滅敵人近萬人。張國華大笑著說:「這樣容易取得的勝利,我當兵33年,還是頭一次!」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在這場戰爭中,印軍陣亡最高軍官為一名准將旅長,而我方陣亡的最高級軍官級別令印度軍方汗顏。

  1962年11月18日,解放軍向西山口—邦迪拉發起總攻,僅僅兩天的時間,解放軍勢如破竹,陸續占領西山口、申隔宗、略馬東、米龍崗地區。印軍防線土崩瓦解,絕大多數印軍被就地殲滅,少部分向南逃竄。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11月19日,第33團3營奉命向南追擊,當追至邦迪拉以南11公里處時,尖兵排遭遇了一支印軍警戒分隊。這支分隊有60多人,分布在一座小橋的東西兩側,機槍把守。尖兵排先是一通機槍掃射,打至距離小橋30米時,一顆顆手榴彈扔過去,將兩側的機槍全部炸毀。敵軍10多人被當場擊斃,其餘作鳥獸散,向東逃竄而去。

  很快營長李白石率主力趕上來,他發現這些被擊斃的印軍與以往的不同,裝備齊全、穿戴整齊,完全不像之前遇到的殘兵敗將,再從他們遺棄的汽車來看,車頭朝北。由此李白石迅速意識到,這很可能是一支前來增援的先頭部隊,那麼後頭必然還有大部隊。

  想到這李白石不由一陣激動,馬上傳令下去,全速追擊,顯然他是想趁增援大部隊還不明情況時,打它個措手不及。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大約追了20分鐘,先頭部隊在一個公路的拐彎處,發現了前方300米處的敵軍主力,大約有一個營的兵力。對於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解放軍,敵人有點懵,還沒反應過來什麼狀況。李白石當即命令九連急速推進,先猛攻猛打,攻擊不備,打亂其建制。

  九連排冒著強大的火力,從300米一路猛攻至50米處,雖傷亡30多人,仍向敵軍勇猛衝擊。此時印軍的火力更加猛烈,為了壓制敵人火力,尖刀排6挺機槍掃射,9連趁勢殺入敵群。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敵軍內部亂成一鍋粥,幾十名印軍拖著迫擊炮準備往牽引車上掛,企圖逃跑。火箭筒班班長黃緒林跑上前來就是一發炮彈,隨著一聲巨響,牽引車燃起大火,堵住了去路。印度士兵紛紛跳車,向後方逃竄。副營長帶兵,一路猛殺,插到了後方印軍逃跑的路口,將300多名印度士兵堵截住。

  眼見兩頭被堵,敵人開始紛紛爬上山坡越過東北山溝逃跑,營長李白石帶主力橫插過去,截住敵軍去路。李白石一手開槍,一手扔手榴彈,就在英勇拼殺之際,不幸中彈犧牲。

  戰鬥於下午三點半結束,後來得知這股敵軍是第67旅查謨·克什米爾聯隊第3營,本次戰鬥歷時兩個半小時,擊斃旅少校秘書長以下170人,俘虜中校營長以下34人。我方犧牲營長以下22 人、傷53 人。雙方傷亡對比2.7∶1.

1962年中印作戰,我軍犧牲的最高級指揮官,令印度軍方汗顏

  李白石,是整個自衛反擊戰中我國犧牲的最高級別的軍官,犧牲時年僅3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