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奇趣     2021年09月07日

野豬,學名叫歐亞野豬,作為哺乳類豬科動物,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

整體毛色一般呈現黑色或者褐色,根據毛的軟硬程度,全身的毛又可以區分為剛毛、細毛、針毛,這些軟硬兼施的毛,也成為野豬保護自我以及抵禦外界壓力的武器。

我國野豬有局部泛濫之勢

野豬種類豐富,據說多達20餘種,彼此間可以進行交配,以繁衍後代,每孕育一次,可以生產下多頭小豬。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此外,野豬具有極強的生存能力,在吃的方面並不挑剔,鼻部堅硬,經常被它們當作捕食的「利器」,所以,我們就經常看到豬到處拱。而人們對於豬的印象,常是「大肥豬」、「肥頭大耳」,證明豬吃得多,消化也甚佳。

因此,只要沒有其它物種的威脅以及過多的人為干預,在自然狀態下,野豬的數量就有可能高速增長,並且因為它們的雜食性和與環境的超強適應性,即便在野外生存也有很高的成活率。

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內野豬慘遭亂捕濫殺,數量銳減,迫於當時形勢的嚴峻和物種瀕危現狀,對待野豬的方式方法也與他國將野豬列為入侵性物種不同。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在我國《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中,野豬赫然在列。

全國多地出台「禁獵令」,劃出了禁獵區,設置禁獵期,規定了違規處罰條例,經過多年的綜合治理,生態環境的保護得當,以及公眾日益增強的保護意識,如今國內的野豬數量持續增長。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據估計,我國野豬數量有150萬隻左右,不少地方野豬甚至有局部泛濫的苗頭,野豬出沒的戲法也在多地上演。

例如,野豬經常在南京刷「存在感」。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早在2007年,全國範圍內總計有16個省份遭受野豬侵襲。近年來,農作物頻頻遭毀,野豬傷人事件愈演愈烈。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不僅如此,「二師兄」的任性讓多地民眾惶恐不安,闖入居民樓、突襲奶茶店、高校里晃悠、駕校里橫衝直撞、田林農地里大肆破壞農作物……

村民上演「人豬大戰」

野豬泛濫帶來的問題也很明顯,在城市裡,野豬路過之處,花草敗落、垃圾散落、馬路被堵,除了危害人身安全,也帶來巨大經濟損失。

有公開數據顯示,2004年,僅吉林東部20餘個縣,遭受野豬毀壞的農作物就有8400公頃,經濟損失達到3700萬元。2019年,寧夏涇源縣野豬損毀的農作物面積達4.26萬畝,經濟損失達到5800萬元。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小麥、玉米、花生、天麻因豬拱食,輕則收成部分減損,重則顆粒無收。為了避免遭受更大的經濟損失,多地村民和野豬展開較量,「人豬大戰」經常上演,人豬矛盾不斷激化。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此外,不少村民還在田地里扎稻草人、用鐵絲網圍欄,有的村落還組織成立「野豬戰隊」,三班倒守株待「豬」。

一旦發現野豬蹤影就點火弄煙霧,或者用聲音來震懾野豬,比如專人敲鑼打鼓、鳴響鞭炮,但是效果都不佳。

該如何解決野豬與人之間的衝突?

野豬的攻擊力不言而喻,成年野豬的殺傷性比幼年野豬更強大,有的地方試圖通過控制成年野豬數量來降低風險,減少惡性傷害事件發生的頻次。

眾所周知,野豬被列為「三有保護動物」,不能隨意捕殺。不過從2006年開始,我國不再絕對禁止捕殺野豬,對於野豬危害嚴重的地區,保證野豬種群穩定的前提下,林業局可以申請對野豬進行有組織、有計劃的獵捕。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除此之外,為了緩解人與野豬的衝突,我國還採取了許多措施:

移民搬遷:對於一些野豬頻繁出沒、危害嚴重的偏遠山區村落,搬遷既可以減緩人與野豬的衝突,也真正實現了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

建議完善的損失補償體系:一些遭受野豬危害的地區,勢必會對當地的農業、種植業帶來損失,國家對野豬造成的損害進行賠償,在一定程度上減緩了農民與野豬的衝突。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其實不僅中國,世界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野豬泛濫問題的困擾,不過解決矛盾的做法也有較大差異性:

獵殺獎勵+「變身」餐桌美食

加拿大艾伯塔省,作為野豬入侵最嚴重的省份之一,為了減輕野豬帶來的嚴重後果,甚至設置獎勵機制,以野豬耳朵為數,獵殺野豬獲得的每對耳朵獎50美元。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此外,加拿大將野豬開發成「餐桌美食」,並且試圖向遊客推銷野豬肉食譜,然而,由於零星的獵殺和銷路的局限,依舊難以和野豬的持續增長量相抗衡。

獵殺對付

在高空拍攝的鏡頭下,澳大利亞叢林和草原上成群奔騰的野豬,場面頗為壯觀,為了獵殺成年野豬,當地採取了槍獵、弓獵、刀獵等方式,然而依然無法有效減緩野豬的增長量。

斥資用直升機射殺

因為大量種植的農作物和空曠的草野,美國的野豬繁殖幾乎達到了新的巔峰。為了控制野豬增長的數量,美國甚至耗費數十億來治理。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美國曾出動近百架直升機圍捕野豬,很多農場主參與其中,一次消滅了幾百頭豬。美國人幾乎不食用野豬肉,野豬肉通過食物鏈深加工製作成的各種食品出口海外,但依然是少量。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此外,美國也曾嘗試獵殺懸賞制度,每捕獵一頭野豬賞30-50美元不等,但隨著野豬進化,美國本土野豬體型碩大,攻擊性更強,賞金與人身安全相比毫無吸引力。

總結

事物都有兩面性,物極必反,量變引發的後果難以設想,就好比急劇攀升的野豬數量,超過了它該有的「度」,不可避免會給人類帶來威脅。

面對人類與野豬生存的衝突,有條件、適度的獵殺野豬是世界各國普遍採用的方式,不過有環保人士認為,一旦給野豬獵殺鬆了綁,可能會引起亂捕濫獵,導致生態失衡。

中國野豬超百萬頭,局部泛濫仍要保護,這麼多野豬該怎麼處理?

關於野豬治理,目前還未有效果較佳的解決方案,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保護路徑,依然道阻且長。一些地區時不時會有野豬出沒,若恰巧碰見野豬,不可蠻力抗之,一以抗之,以免折損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