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軍事     2021年08月17日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美軍在海外的軍事行動給大量國家打來了惡劣的影響

8月15日,觀察者網刊載美國「戰爭中的平民」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馬漢提就美軍近期動向進行分析討論的文章。丹尼爾在文中以過往美軍的動向來反證當前美軍「正在準備發動戰爭」,並認為當下美軍的矛頭已經指向了對華或者對俄開戰。此外,文中還強調,就美軍的行動方式來看,一旦發生大國衝突,大量平民的傷亡必然是無法避免的。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海灣戰爭中的美國空軍

丹尼爾認為,美軍一向善於通過「空頭支票」來發動戰爭,越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即是如此。上世紀60年代,陸軍上將威廉·韋斯特摩蘭稱美國已經到了取得越南戰爭勝利的「轉折點」。小布希在其任期內也曾說過其在伊拉克戰爭中精確的空中打擊只會殺死非法分子,絕對不會傷害到「婚禮的來賓」。然而實際的結果全世界有目共睹。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駐日美軍與平民合影

從文章中的觀點來看,美國已經準備好了新的、危險的空頭支票。丹尼爾認為,此次的空頭支票乃是居住在歐亞大陸中心地帶的廣大平民不會受到戰爭波及,而這張空頭支票是非常危險的。美國的亞洲盟友有不小的可能性會對其信以為真,這將會把其國家的民眾置於異常危險的環境中。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兩名駐韓美軍與一架f22戰鬥機在烏山空軍基地

並且眾所周知的是,兵棋推演一般只注重於戰爭的最終結果和雙方的軍事實力損耗,大多絕口不提平民的傷亡狀況。例如在一場普通的軍棋推演中,周邊大國對駐日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進行一次打擊也就是數十枚飛彈和一個空軍基地的損失,但該空軍基地位於日本人口稠密地帶,距離各種居民生活區僅不到1英里,幾乎沒有人關心一次打擊中若有一枚或者幾枚飛彈偏離預定軌道,將會產生怎樣的後果。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俄羅斯山毛櫸m2e中程防空飛彈系統

此外,作為軍棋推演中的兩位常駐嘉賓之一,俄羅斯的動向也時常被考慮在內。丹尼爾在文章中認為,北約在同俄羅斯發生衝突之後的反擊將會在加里寧格勒附近地區進行,而該區域居住著超過50萬平民。反之,俄羅斯的反擊也將會落在波羅的海沿岸國家的人口集中地區,因為上述國家的軍事設施位置也同俄羅斯一樣,集中在鬧市區附近。文中還提到,中國的狀況和俄羅斯也大致相同。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美國駐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

不過就美國高級軍官的態度來看,他們似乎已經做好了將軍棋推演的思考方式和行動結果直接應用到實際中的準備,也就是不再顧及平民傷亡。最近已經有美國高級軍官公開警告要求美軍對平民保持克制的相關人士,要求這些人不要「多管閒事」。而美國海軍陸戰隊中校約翰•切里也曾在「公正安全論壇」中發表過相關文章,稱其過去在伊拉克等地的戰場中儘量不造成平民傷亡的做法「不應該運用到大國衝突中」。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駐日美軍

對於曾參與制定人道救援政策和民事政策的相關人士,美國政府也進行了「封口」。美國陸軍前軍法署長、退役中將查爾斯•佩德和上校彼得•海登在最近的採訪中公開宣稱自己已經對這些人發出了「嚴厲警告」。由此看來,美國已經徹底撕破了偽善的面具,徹底放棄國際輿論狀況,準備好「殘忍地」將戰爭推進下去。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珍珠港航拍照片

據悉,在「戰爭中的平民」研究中心發起的最近一次調查中,61%的受訪者支持在美國的軍事設施受到空襲時向俄羅斯或中國發起反擊,並且該行為將建立在至少10000名平民死亡的基礎上。此次調查的受訪者超過1000人,得到的狀況同珍珠港事件之後基本一致(珍珠港受襲後支持比例為67%,),儘管珍珠港現在還好好的,甚至沒有一架他國軍用飛機敢飛越其上空。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駐韓美軍軍事基地

事實上,此文除了分析美國即將採取的行動以外,還警告了其在亞洲的「忠實盟友」。文中根據最近的一項研究報告,稱美國民眾似乎對除美國人以外的其他人種發動戰爭有著更高的容忍度,在除去歐洲人後,該容忍度進一步提高到可以接受更大破壞度的結果。此外,大多數美國民眾並不在乎這些「其他人」地處亞洲還是美國國內。

對俄還是對華開戰?美國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美軍要對平民動手?

美軍現在的動向令全世界都感到不安

文章的最後,丹尼爾說到,或許美國的高級軍官和政府能夠甚至是樂於接受戰爭的殘酷,但事實上,戰爭的殘酷程度最終影響到的仍然是底層民眾,任何兩個大國發生衝突必將導致數百萬人流離失所。隨著「下一個時代」的到來嗎,美國或許要應該思考一下多個大國和平共處的全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