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澳印同盟成型,中國如何反制?陸克文支招:增加軍費,抱緊俄羅斯

軍事     2021年08月14日

隨著美日澳印四方機制的逐步完善,美國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區打造反華同盟的意圖也越發明顯。在今年3月召開的四方安全對話峰會中,美國政府指出,四方諸國必須加強合作機制以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不斷擴張的影響力,特別是在軍事領域,四方諸國應積極利用本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優勢,重新打造對華封鎖線,以謀求將中國的軍事擴張遏制在搖籃中。

美日澳印同盟成型,中國如何反制?陸克文支招:增加軍費,抱緊俄羅斯

四方成員國

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東協峰會期間召開的美日澳印外長會晤。隨著美國亞太戰略的逐步推行,以及日印等國在對華問題上矛盾突出,四方關係越發緊密,並從早期的外長會晤轉變為了正式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以謀求建立一個在美國價值觀控制之下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顯然,拜登政府的目的並不僅僅是打造一個反華同盟,結合其近期以合作抗疫和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名義企圖將紐西蘭,越南以及韓國等強行拉入四方安全機制的行為來看,拜登政府的思想正在退化至冷戰時期,甚至是企圖在印太地區打造一個太平洋版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從而形成對中國的全面抗衡。

美日澳印同盟成型,中國如何反制?陸克文支招:增加軍費,抱緊俄羅斯

四方機制本質是冷戰思想的延伸

但無論美日印澳四國將圍繞四方框架展開任何軍事或是政治上的活動,都始終無法繞開印度與澳大利亞這兩個不確定因素。作為一直謀求世界大國地位的印度來說,四方機制雖然對如今的印度政府在處理邊境問題以及對抗疫情上具有較為積極的意義,但其本質仍舊是建立在美國霸權主義框架下的戰略聯盟,印度如果身在其中就必須遵照拜登政府的意願行事,而這勢必會招來印度國內政治團體的不滿。

而澳大利亞作為嚴重依賴工業原材料出口的產業國家,在2021年上半年對華貿易中斷期間已經損失了超過57億美元,國內貿易總額環比下降47%,大量的國內農牧場主被迫寶貴的奶製品以及木材,鋼鐵丟在倉庫中任其腐爛。更要命的是,隨著中資企業的全面撤離,澳大利亞間接損失了近30萬個就業崗位。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甚至在國內高舉反華大旗的政治環境下呼籲莫里森政府立刻停止對美日反華聯盟的盲從,儘早恢復對華正常交往。

美日澳印同盟成型,中國如何反制?陸克文支招:增加軍費,抱緊俄羅斯

中俄外長會晤

而在8月7日於《外交政策》上刊登的署名文章中,陸克文指出,中國作為一個傳統的陸權國家,短時間內很難徹底顛覆美國依靠優勢海軍力量所打造的海權體系。因此,面對美日兩國主導的印太反華同盟,中國政府應進一步加強與俄羅斯的戰略協作,一方面,俄羅斯作為蘇聯遺產最大的繼承者,至今仍然保存著全世界最大的核武庫,對美日等國依舊有著強大的軍事威懾能力;其次俄羅斯在中亞以及東歐地區具有廣泛的外交基礎,而隨著中國與俄羅斯關係的日益密切,俄羅斯所擁有的外交基礎也可以為中國的和平外交政策所用,以此來在亞歐大陸上進一步發展一帶一路戰略。

美日澳印同盟成型,中國如何反制?陸克文支招:增加軍費,抱緊俄羅斯

中國軍機巡航東海

除此之外,面對日益嚴峻的地區局勢變化,中國應進一步增加國防軍費開支,提升對於日本的戰略威懾力。由於日本缺乏戰略縱深,一旦中日爆發局部甚至是全面衝突,日本政府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迫使駐日美軍捲入戰爭,而這也是日本政府的最終目的。因此,中國政府必須維持自身的軍事實力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令日本政府在軍事實力層面產生畏懼,從而在根本上避免戰爭爆發的可能性。一旦主導四方機制的日美兩國失去爆發衝突的底氣,那麼所謂的反華同盟也就不攻自破了。